直肠怪人

白映俞   2017-02-01 09:17:51

“直肠人”早晨七点,杨维奂走进外科医师休息室,找到正对着电脑荧屏上的迈克·杰克逊舞动的史轩。

“学长,我是这个月要跟你的实习医师。”杨维奂怯生生地开口。

“干吗一副见鬼的样子,我又不是在跳《战栗》(迈克·杰克逊经典舞蹈——编者按)。”史轩说着,马上变身从坟墓爬出来的僵尸,一边耸肩甩头,一边僵硬地拖着脚步向杨维奂逼近,用嘶哑的声音说,“学妹,外科里的怪人很多,我刚好是最正常的一个。”

杨维奂不知道该接什么话,只好露出硬邦邦的傻笑。

“第一天到外科是吧?”史轩恢复人形,自顾自地问,“吃过早餐了吗?今天有一大堆刀,不要昏倒喔。之前有个实习医师刚刷完手就昏倒在手术台上,我们只好撤掉布单,重新消毒。”

“已经吃过了。”杨维奂回答,“我⋯⋯应该不会昏倒啦。”

“不会就不会,干吗还要加个‘应该’?”史轩加重力道说,“有信心一点,未来三个月你就是外科医师。有没有事先跟你同学交班呀?”

杨维奂点点头,问 :“学长,你能先带我去看看病人吗?”

史轩看了她一眼,道 :“你今天是怎么起床的?”

史轩的问句让杨维奂摸不着头绪,见她露出尴尬的笑容,史轩说:“我只是想知道你身上有多少外科魂。看第一天上班的状况就晓得适不适合走外科,八九不离十。有人是自动起床,有人会担心睡过头,所以设了两个闹钟,有人则是紧张到整晚都没睡。”

“还有人是接到我的电话才醒过来。”史轩再度变身僵尸,露出狰狞的脸孔,说,“这种人通常会被我剥皮。”

“我是自己醒过来的。”杨维奂连忙道。

“很好。不需要闹钟就自动醒的人大概都算有点外科魂。”史轩又恢复人形,补了一句,“说到这,我通常是被大便叫醒的。我这人就是一条肠子通到底,说话超直接,所以每天叫醒我的不是闹钟,不是梦想,而是我的大便。其他学长都叫我‘直肠人’。你要这么叫也可以。”

“神”爱刺人

史轩领着杨维奂往开 刀房前进。“今天你被派去跟王医师的刀,知道该注意些什么吧?”史轩问。

“不要惹他生气……”

“别傻了,他肯定会生气,人家可是‘外科之神’啊。王医师是刚愎自用的‘无可救药加强版’,在开刀房里,一切都要以‘神’的旨意为依归。”

史轩说着说着,还顺手在胸前画了个十字,装神弄鬼的语气让杨维奂“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不要笑,为了显示自己的与众不同,‘外科之神’的想法、做法都和大家不一样。不顺他的意,会被骂。就算一切顺着他的意,还是会被骂。”

“为什么?”

“他会骂你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史轩撇撇嘴道,头摇晃得像拨浪鼓似的。

“那我该怎么办?”

“最好什么都不要问,也不用怎么办,随时注意准备把手缩回来就对了。”

“缩手?”

“是的,他脾气一来就会用器械戳人,跟他上过刀的人无一幸免。”

来到更衣室门口,史轩双手合十,躬身道别,嘴里还不伦不类地说 :“‘神’爱刺人,施主请多多保重战战兢兢度过两个小时后,杨维奂终于能送患者到手术后恢复室,恰巧又在恢复室遇上史轩。

“还好吗?”

“还好。”杨维奂吐了口气,想挥别两小时的紧绷。

“今天‘神’有什么指示吗?”史轩问。

“嗯,手术过程中大概有一半的时间,‘神’都在长篇大论。”

史轩看了杨维奂一眼,问 :“‘神’有牵你的手吗?”

“有……”杨维奂点点头,“他做好记号后,就叫我下刀。我连手术刀怎么拿都不晓得,当场僵住不敢动作,结果他就牵着我的手下刀⋯⋯”

“哈哈哈!完全命中。”史轩大笑,“‘神’除了爱刺人之外,偶尔也会爱世人。不过只有学妹能够享受被爱的福利。”

肛管 PLAY

“对了,你有看过肛管吗?”史轩边快步走出开刀房边迅速转换话题,杨维奂赶紧跟上。

“钢管?”杨维奂露出困惑的眼神。

“对啊!我喜欢对着钢管跳艳舞啊!”史轩开始扭腰摆臀,跳了几秒才说,“不是钢管舞的钢管,是放进肛门的肛管。外科准则是这样的 :我们只要看到洞,就伸手指插进去,不然就插管子进去。鼻孔嘴巴可以插鼻胃管,肛门当然是插手指或肛管。”

“喔。”杨维奂点点头。

“加护病房有个患者肚子胀得很厉害,咱们去放个肛管,看看能不能改善。”史轩抛出考题,“放肛管需要准备些什么?”

“嗯,要放多大的管子进去?”

“学妹知道要在意尺寸是好事喔!”史轩仍是一副不正经,举起右手食指说,“今天目标要让病人排便,所以需要又粗又大的管子。好,假设已经选好管子,还要注意什么?”

“手套……润滑剂……”

“嗯,手套最好戴两层,不然你会变成屎迪奇(《星际宝贝》中史迪奇的谐音——编者按)。”史轩道,“然后呢?”

“再轻轻插进肛门里。”

“放肛管前要注意什么?”

“让患者侧躺。”

“还有呢?”

“膝盖弯曲。”

“还有呢?”

“不能太用力……”杨维奂快要招架不住了。

“当然要很轻很柔,才不会伤到直肠。还有呢?”史轩继续追问。

“还有……还有……还有吗?”杨维奂实在接不上了。

“非常重要喔!”史轩停下脚步,道,“要将肛管的开口朝向别人,尤其可以朝向你讨厌的人。”

见他一脸正经,杨维奂露出古怪的表情,实在不晓得该不该笑。

“开玩笑的啦。”史轩咧嘴笑了,“把肛管插进肛门以前,一定要先接上引流袋,否则一插进去,屎马上会顺着管路冲出来,喷得到处都是。”

杨维奂觉得眼前这位外科医师实在直率得可爱,仿佛口没遮拦,偏偏说的话又都一针见血。

“财运痣”

史轩带着杨维奂完成生平第一次的肛管置放后,马不停蹄地转往急诊。

“你脸上这颗痣应该要开刀拿掉比较好。”对急诊病人解释完病情后,史轩突然对站在一旁的家属说。

“这个?这是痣耶。”中年妇人有点讶异。

“尺寸较小、形状规则的痣当然没关系,不过像你这种形状不规则的痣就要很小心。”史轩道。

“师父说我这颗痣能带财。”妇人坚持。

“你的痣最近变大了吗?”史轩问。

“变大了。”妇人道,“所以我特地去请教师父,师父说,痣愈大颗,财运愈旺!”

史轩停顿了几秒钟,问 :“你买寿险了对不对?”

妇人困惑地点点头。

“师父大概知道你寿险买很多,所以才这样回答。”

“什么意思?”

“持续变大、形状不对称、颜色不均匀的痣可能是癌症。若不赶紧处理,长愈大颗,愈有机会领到保险金。”史轩道,“这种财运你真的想要吗?”

史轩单刀直入的另类回答让第一天上工的杨维奂听得张口结舌,不过这些话确实奏效了。中年妇人开始问起手术,不再执着于师父之言和虚无缥缈的财运。

外科的第一天,过得忙碌、充实又惊喜连连,对于明天,杨维奂充满了期待。

潘光贤摘自《皇冠》

图:小栗子

上一篇回2017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直肠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