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认吧,我们是世界艺术的中心

雾满拦江   2017-02-01 09:17:48

一、

一百五十年前,在世界艺术中心巴黎,有几个饿得嗷嗷叫的失败者。头一个叫马奈,他颜值很高,但巴黎颜值高的人太多,所以没得饭吃 ;第二个叫德加,他是个爆脾气,天天大骂人民群众有眼无珠,不欣赏他的艺术;第三个叫保罗·塞尚,他在穷兄弟排行榜上名列第二,穷到没水洗手洗脸;第四个叫莫奈,他在穷兄弟排行榜上名列第一,他曾经差点饿死,多亏雷诺阿给了他块面包,才坚持活下来 ;最后一位叫雷诺阿,他雇不起模特,于是就地取材,画最穷的兄弟莫奈——给莫奈画了十一幅肖像。

他们是穷家帮五兄弟,很努力很刻苦,没日没夜地画。但他们无论如何努力,也得不到认可。

不断有人劝他们——方向第一,努力第二,你们的方向错了,再画也没用 ;或者说——你们是低值的勤劳,无效的努力,碎片化式的创作,赶紧放弃吧。还有人劝他们——放弃无用的社交,你们的绘画水平不行,再巴结别人也没用。

但五位穷兄弟,是不信这些的。 

二、

当时的巴黎,一个画家要想获得认可,第一你得师出名门,有大腕罩着 ;第二你得画主旋律,鲜花美女骑士正能量,不画这些,人民群众是无法理解你的。

穷家帮五兄弟的画,也曾进过美术展览会。但是,老四莫奈的一幅《奥林匹亚》,引发了一场大恐慌,男人看了疯狂尖笑,女人看了号啕大哭,保安们抬出一批又一批昏倒的人士。没办法,五兄弟的画统统被撤下来,扔进了冰冷的仓库。

绝望之际,穷家帮五兄弟,聚义于咖啡馆,商量求生之路。

最有智慧的雷诺阿分析说:“几位哥哥,咱们眼下只有一条路,准备好落草水泊,上梁山吧。”

“……巴黎没有梁山。你的意思,莫非是让我们大家准备毛瑟枪武装起义吗?”

“非也。”雷诺阿说,“我的意思是说,想让别人承认我们,是没指望的。别人永远不会承认我们。无论我们多努力、多刻苦、多勤奋,多么殷勤地表现,全都没用!只有——自己承认自己!”

“怎么个承认法?”

“很简单,”雷诺阿说,“咱们自己办画展,自己写评论,我给你写,你给我写,我说你是印象派,你说他是野兽族,你说他复古,他说你未来。他们不带咱们,咱们就自己玩,自己关起门来嗨。”

关起门来自己嗨?这样真的好吗?可除了这招,好像还真没别的办法。试试看吧。

三、

穷家帮五兄弟,找了个最便宜、别人很难找到的地方,办起了画展。居然真的有人找来看,虽然人数不多,但五兄弟顿时信心爆棚。

五兄弟结成对子,互相吹捧。

马奈负责捧德加 :“喂,听说过德加吗?绝对的大师哟……”

德加负责捧塞尚 :“塞尚你居然没听说过?那是天才哟……”

塞尚被分配捧莫奈 :“莫奈一出,谁与争锋?”

莫奈负责炒雷诺阿 :“ 看 画不看雷诺阿,走遍巴黎也白搭。”

雷诺阿转一圈回去,专职炒作马奈:“世有马奈,而后有绘画……”

此去经年,忽一日五人扭头看时,惊发现以前的正统展览会,早已是门前冷落车马稀,所有的观众及评论家,全都挤在他们这里。

他们已经成为世界艺术的中心。其实他们一直是,但在他们自己承认自己之前,别人是意识不到这一点的。

一米阳光摘自微信公众号雾满拦江

图:陈明贵

上一篇回2017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承认吧,我们是世界艺术的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