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望闻问切』

格利高   2017-02-01 09:17:45

近几天来,老觉得胃不舒服,拖到胃隐隐作痛,我怜惜生命,有意选择传统中医。

医院门口,挂号的队伍排到了街上。两个小时,我拿到号,上楼,直接坐到诊室门口。

好不容易叫到我的号,我慌忙走进诊室,顺手把门关了。一个女医生苦着脸,正在键盘上猛敲,直到我坐了好半天,她才罢手,抬起头来,脸上无表情,就像一张假面。

“医生,我感觉胃不舒服,老是打嗝,打出的嗝有异味——”

“继续说。”她冷冷地说。

“持续好几天了,昨天开始隐隐作痛,我见势不妙,就来找您了。”我主动交待就这些,乖乖等待着老中医的发问。

“你这身衣服不下两万元人民币吧?”她的目光在我的身上逡巡。

“您怎么知道?”我意识到老中医想通过非病情话题消除我的紧张心理。

她的身体往前稍稍凑了凑,鼻子来了个深呼吸,又叫我张嘴伸舌,就像中医专家常常采用的方式那样,格外投入。

“你常常喝鲍鱼汤。”她根本无须征求我的意见,毫不迟疑地下结论。

“您说得太对了。”我佩服她,尽管她毫不掩饰的职业冷漠让我不大舒服。

她对我的夸奖不以为意,脸上毫无表情。

“你常常饮洋酒,而且常常饮法国波尔多地区产的佳酿,就像饮中国白酒一样,大杯大杯地喝。”她的鼻子嗅得很轻,似乎害怕和空气撞出火花来。

“您太神了。”我对她佩服得五体投地。

她的嘴角撇了撇,像是不满意自己的水平,又像是不满意我的夸奖。她的目光追逐着我,就像传统中医专家从“望”中发现病灶一样。

“你每日打高尔夫,一打就是一天。”

半年前,我遇到一场惨剧,最后化险为夷,我的人生观突然转向,开始变得珍爱生命,将我的生意全部交给手下打理。我天天打高尔夫,而且已经从打高尔夫中领悟到人生的真谛。

“我怎么会打高尔夫呢?”我想考验一下她的诊断,故布疑阵。

“有两种人的胳膊比较黑,一个是摩托仔,一个是高尔夫爱好者,尽管都是黑,但黑的境界迥然有别。”她一边释疑,一边敲击着电脑键盘。

“黑就是黑,难道还有差别吗?”我对她的解释兴趣盎然。

“高尔夫爱好者的黑,带有青草和露珠的气息 ;摩托车仔的黑,带有油烟和灰尘的痕迹。”

她见我呆若木鸡,煞是无趣,一把抓着我的右手,给我切脉。她闭着眼睛,脸上毫无表情,就像传说中能给人看病的机器人。

“你经常戴一种款式古老的名表,今后须少戴,这款表里面有一种金属超标,对人体不利,对胃的副作用尤甚。”

她将我的手扔到一边,开始在键盘上“嘀嘀嗒嗒”,随后敲出一张密密麻麻的处方单,将其交给我,冷若冰霜地说 :“二楼拿药,中西医结合,对你的病有好处。”

我还想听她的高见,心有不甘地问 :“就这样完了吗?”

她叫接下来的一个病号,然后反问我 :“望闻问切都做了,你还想要什么?”

下了楼,直接走到收费窗口,屏幕上打出的药费是八千八百九十元。

我急了,告诉计价员,我不过胃有些不舒服,怎么可能要花这么多钱呢?

计价员是一个年轻美女,明眸皓齿,朱唇轻启道 :“医生可能觉得您的身体是真正的龙体,比普通人不知要高贵多少万倍,所以下药就猛了一些噢!”

摘自《羊城晚报》

图:小栗子

上一篇回2017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新『望闻问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