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之大者隐于市

王若虚   2017-02-01 09:17:43

老汤

汤老头在我们中学的三个门卫里年纪最大身子骨最单薄,基本上只值夜班。那时我住宿舍,早上起来常看到汤老头夜班结束后在操场上锻炼身体,翻来覆去就那么一招:用拳背从上往下砸,动作幅度不大,却在方寸空间里显得很舒展。

那时我们学校这片街道治安不好,常有小流氓一字排开在校门口等着谁谁谁出来,了一些江湖上未尽的恩怨。我高三那年,初中部有个爱惹事的学生得罪了外面人,让对方堵在学校两天了都没敢回家。终于有一天夜里十点多钟想要碰碰运气,结果刚翻出校门就被人家堵了,正要遭毒手,对方忽然就惨叫几声扔掉了手里的棍棒和水果刀。

那学生一回头,看见校门后面几步远,汤老头正背手站着,身体介于阴影和灰黄的门卫室灯光之间,看不清表情。

又有两个混混冲上来,学生看到老头手晃了两下,几道白光从校门铁栏杆的缝隙里飞出来,那两人就捂着脸在地上打滚,叫声压抑——是疼到骨子里的叫声。

第二天这事就小范围传开了,执勤班早到的学生在校门口发现几个粉笔头,都半根手指长,一头磨尖,还沾着干血,为这个故事作了见证。

高三毕业前的一天晚上,我买了烧鸡和啤酒去找他,两人就在门卫室喝酒。临近夏天,房间里始有蟑螂出没,酒快喝完时,老头用筷子夹起一只啤酒瓶盖,手猛一晃,“叮当”一声,墙角一只蟑螂被盖子打了下来,立时一动不动。

没等我缓神,老头筷子收回来夹了个鸡脖子,声音嘶沉道 :“想看的都看到了,走吧。”

紫依

我们大学周边有四条主要公交线路,其中流量最大的一条通到火车站,途中有个车站,小偷比野狗身上的跳蚤还多。

有一次小偷的手刚伸到了一个女孩的书包里,便被扑面而来的雨伞击中脸颊。看见有人暴力抗偷,两个同伴亮出匕首想要吓阻,没想到那柄雨伞出没如海中龙山中虎,他们一个被伞尖点中喉结,一个被狠狠扫到胫骨,终于发现无法占到便宜,便仓皇开溜。

这个身高只有一米五八的女生做到了大部分成年男子都不敢做的事情,仅靠手里的一柄雨伞——整个过程不到三十秒,大部分观众都没时间拿出手机拨打 110,包括我。

后来我再度在学校见到她,是在女子剑道社。我说我在汽车站见过你打跑小偷,她只是浅笑。我提出想看看她的雨伞,她居然爽快答应。

我打开,失望地发现和一般雨伞无异,只是伞身略沉,也很牢固,伞柄某处用小刀刻着“紫依”二字,便知晓她的名字。

那之后我们成了不错的朋友,后来我升大三,她临近毕业,要出国,便告别。

我说走之前让我再看一眼你的功夫。她想了许久,终于应下。

这次她的武器不再是雨伞,而是一把长约六十厘米的不锈钢直尺,尺长体软,用力一抖就会弹性形变。我按她的要求把随身带来的 A4 纸扔去,她便如闪电出手,钢尺舞如银蛇。二十多张纸全部扔完,捡起来一看,每张都缺了一个角,半个巴掌大的白色小三角落了一地。我问她要过钢尺,尺的两侧边缘并不是我想的那样被磨刀石打磨出刃,这就是一把再普通不过的钢皮尺。

紫依出国就再无音讯。那柄钢尺她送给了我,我无数次尝试去切空中的 A4 纸,哪怕后来自己拿磨刀石开了刃,最多只能囫囵击中纸,却没能切下过一丝纸片来。

摘自《萌芽》

图:小柯

上一篇回2017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侠之大者隐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