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无止境的扶梯

@ 茶 糖   2018-09-22 10:03:11

已经过去不知道多久了,这部从地下一层开往地面的扶梯竟然还没开到。陆言觉得必须要做点什么了,否则他会疯掉的。

“劳驾,借过。”在一片抱怨声中,他侧着身子往上走。越过了戴耳机的小伙子,越过一个黄色行李箱和几个编织袋,越过抱着泰迪的姑娘和穿校服的学生。

最后,陆言被一个老太太和她的轮椅挡住了去路。“不好意思,您……能让个路吗?”

老太太满头银发,抬起眉毛从老花镜上边看了他一眼,笑眯眯地:“可以啊,你要请我吃冰激凌哦。”

“啊?”陆言心说,今天碰到的都是什么怪事啊。这时,他注意到老太太手里拿着一个仪器,“您这是在干什么?”

“修bug(漏洞)。”老太太一边调试仪器一边回答,“你没注意到这里有什么不对劲么?”陆言一脸茫然。老太太指了指隔壁反方向的扶梯,“你看那条扶梯有没有什么问题?”

陆言仔细观察了一会儿,突然惊讶地瞪大了双眼:抱小孩的年轻女人、打情骂俏的情侣、提着公文包的中年男人,这些刚才就已经出现过的人,重新从上面的扶梯下来,与他擦肩而过了。

陆言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他确认了一个有点诡异的事实:隔壁扶梯上的人,始终在无限循环!那么,自己脚下的这条扶梯,难道也……

“其实……这就是游戏。”

陆言哑然失笑:“你是说,我生活在一个游戏里?”

“没错。”老太太点点头,“我是游戏的设计师。”

见陆言拿出手机打算拨打精神病院电话,老太太叹了口气:“来,我证明给你看。”她把手中的仪器放在膝盖上,开始打字,“我可以设定游戏里的所有情节,不管你想见什么人,我都能帮你实现。”

“是么?”陆言半开玩笑地说,“那你能让我见前女友一面吗?”

老太太打字的手停顿了一下,很快,一段代码写进了程序,点击回车,电脑发出一声清脆的鸣叫声。

“陆言。”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旁响起。陆言猛然转过头,看见叶榛站在隔壁的扶梯上,淡淡地微笑着看他,脸颊右侧露出一个标志性的小梨涡。他半是欣喜,半是悲伤,憋了半天说不出一个字,好不容易张开了嘴想喊一声她的名字——叶榛却“咻”的一下消失在一楼扶梯的尽头。陆言脸上的欣喜凝固了,只剩下悲伤。不必说,这一定是……

他转回头,果然看到叶榛坐着扶梯重新从地面上来了。“叶榛!”

偏偏在这时候,电梯的速度像抽风一样加快了。

陆言看着左侧扶梯上来来往往的人,一次次地出现又一次次地离去,身在永无止境的循环之中而不自知。他喉头动了动,问出了那个可怕的问题:“她也是NPC(非玩家控制的角色)?”

老太太有点惊慌,没料到他会问出这么直击心灵的问题。空气中悬起了无声的沉默。可是沉默本身就是回答。

陆言一下子瘫坐在扶梯上。他抬起头看着那个再一次从光明尽头出现的人。她是假的。原来一切都是假的。

“你让她先回去吧。”陆言抱着头坐在扶梯上,“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老太太安静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问:“孩子,我能知道你们为什么分手吗?”

“是我不懂得珍惜,伤了她的心。”

“嗯,果然是,我刚查了一下,你一共玩了这个游戏165次,每一次和叶榛都以分手告终,看来你真的很渣。”

“好。”老太太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她摸了摸他的头发,“我送你去一个地方。”随着一阵键盘敲击声,陆言被传送到了一个十字路口。

他晃了晃神,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回到了和叶榛分手的那天。“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叶榛哭着对他大喊。

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仿佛已经经历过无数次,他终于相信,自己真的是一遍遍地在玩这个游戏。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每次的结果都是分开呢?在一起真的那么难吗?这一次,他不想再像以前那样转身走开了。就算她是假的,这世界也是假的,他的爱却是真的。

就在这时,一辆汽车飞驰着朝他们开来!陆言想都没想,一把推开了叶榛。而后,世界一片黑暗。

“那个失控的NPC没事了?”见老太太摘下体感设备,同事这样问道。

“嗯,没事了。”老太太失神了片刻,淡淡地回答。

两个月前,她发现自己设计的游戏里有一个NPC失控了。它不仅产生了自我意识,而且长期脱离游戏剧情,总是执意要往一个自动扶梯上跑。一 开始她还想不通这是为什么,后来才明白,那个自动扶梯通往NPC女友遭遇车祸的十字路口。他是在悔恨自己没能救下她啊。

就连给扶梯加bug都没能阻止他的一意孤行。他一遍遍地乘坐着那个永无止境的扶梯,一遍遍地试图回到那个十字路口……

终于有一天,老太太看不下去了,于是她进入游戏,亲手终结了她倾注了无数心血的这个角色,也帮他完成了他心心念念的宿命。

在她的脸颊右侧,有一个小小的梨涡。

就算她是假的,这世界也是假的,他的爱却是真的。

摘自微信公众号脑洞故事板

图:恒兰

上一篇回2018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永无止境的扶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