帽妖

@ 张晓林   2018-09-22 10:03:09

天禧二年(公元1018年)五月五日,赵恒起了个大早,来到御书房。宫女刚把墨研好,中使就急匆匆赶来,说:“有加急奏章!”

奏章里说,最近一段日子,洛阳城内突然飞来了一个怪物。这个怪物的形状极像人戴的帽子,但会在空中飞舞旋转,而且还像夜明珠一般发光。过了几天,城西的卖油郎恽哥黄昏时分亲眼看见,这个旋转着的怪物“噗”地一下落到地上,变成了一匹大灰狼,恶狠狠地扑向他,他用胳膊一挡,“哧”的一声,血淋淋地给撕掉了一绺皮肉!说这话时,恽哥还一脸痛苦地动了动缠满绷带的胳膊。

当时的洛阳城,每到黄昏,家家大门紧闭,大街上很难见得到行人了。

第二天,赵恒颁下圣旨,让侍御史吕言带人前往西京洛阳调查妖怪伤人事件。

西京留守王嗣宗听了吕言的来意后颇不以为然,他说:“这事我也收到了奏报,我认为这纯粹是谣言!”对于谣言,王嗣宗表达了自己的见解,“要么置之不理,要么把造谣者抓起来投进大牢!”

吕言受到王嗣宗的冷落,心底就窝了一股怒火。他带领手下开始在洛阳走街串巷,暗访的结果让吕言对自己的猜测越发坚信不疑。吕言想到赵恒泰山封禅前,天降祥瑞,有天书飘落在皇宫里。天降祥瑞,那是上天高兴!天遣帽妖,不用说,上天不高兴了。上天不高兴更得重视,怎么办?老办法,用祭祀来消除灾祸。

这场禳除帽妖的祭祀活动整整搞了三天,祭祀大典过后,帽妖像是真的销声匿迹了,洛阳城似乎也回归到昔日的平静。

然而,仅仅过了半个多月,汴京街头到处都在传递着一个可怕的话题,说帽妖已从西京洛阳飞到了京城开封。

京城最大生药铺子的王老板有个八岁的小儿子,这天晚上,王老板喊来家仆,领着小儿去大街上挑灯笼。临出门,一再叮嘱仆人:“在大门外转一小圈就回来!”可是,小儿再没回得来。等王老板带人找到仆人时,仆人抱着头蜷曲在墙角一个劲儿地发抖,嘴里不停地说:“狼……狼……”他的旁边,小儿挑的灯笼摔在路上,蜡烛已经把灯笼烧去大半。

有了初一,就有十五。今天谁谁家的小儿又给帽妖吃了,明天谁谁家的孩子又失去了踪影,传得有名有姓,有鼻子有眼儿。人们晚上再不敢出门,甚至不敢睡觉。他们把自家的孩子捆系在身上,或者藏在床底下和柜子里。

又过数天,两个巡夜的禁军士兵忽然失踪。后来,在城墙西门外的乱坟岗找到了他们的尸体,但是两个人的头已不见了踪影,脖子上都有牙齿啮咬的痕迹。人们便由此断定,帽妖的口味发生了变化。

赵恒颁下圣旨,京城的百姓,凡发现可疑之人、可疑之事,都可向官府举报,一经查实,将给举报人重赏。

告示一贴出,来官府举报的人一拨接一拨。有一封举报信说,相国寺僧人天赏与方士耿概、张刚常常于夜半时分在寺内密谋,有时三人结伴去城外的树林子里过夜,行踪极为诡秘。赵恒即时召人带兵火速捉拿天赏等三人归案。

这个案子很快被审了个水落石出。三人常常夜半密谈是为了编一部新的日历,去野外是为了夜观天象,和帽妖事件毫无干系!

这时,应天府知府王曾觐见。赵恒问王曾:“此三人可要释放?”

王曾淡淡地反问了赵恒一句:“陛下可愿帽妖永驻京城?”

赵恒下旨,天赏等三人妖言惑众,密谋图反,推出午门斩首!那天,午门外人山人海,观者如堵。

帽妖事件再没有发生。

司志政摘自《满族文学》 图:小栗子

上一篇回2018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帽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