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

@ 欧阳明   2018-09-22 10:03:09

A君又在同学群拉票了。

A君上次拉票,是为他一篇散文。那段时间,我很忙,很少去群里逛,开始没看到拉票。好在投票结束前一小时,无意间看到了,就立即去投了票,还打赏了五块钱。A君看到截图后,也回了声谢谢,还私下发了六元的红包给我。

A君如愿以偿得了个优秀奖。他把证书照片发到群里。据说还有奖金,大家问多少,A君没说,只说要请大家吃一顿。

不就是动了一下指头,何必破费呢。有同学说。

A君答道,不是动一下指头的问题,那是深厚友谊的体现,单凭这一点,也该请大家。

我很庆幸自己赶上了投票,不然,就成了不讲友谊的坏人了。

A君这次拉票的不是文学了,是帮他孙女评选本市最萌宝宝。他不仅在同学群拉票,还叫大家往其他群里转。

在A君第一次拉票之后,我又参加了其他群的很多次投票活动。有评最美女老板、最美城市、最美乡村、最美少妇、最美辣妈、最美医生护士、最美女教师的,也有评最美母猪、最美山羊、最美公鸡、最萌猫狗的,等等等等,五花八门,超乎你的想象。

和上次一样,A君照样先发了几百元红包,供大家哄抢。大家抢了红包后,照样点开链接,投完票后照样把已投截图发到群里,以验明正身。

这种活动太无聊了。两三岁的娃娃,评上最萌宝宝又能怎样?再说,这种投票,有的需要回答问题,有的要输入身份证号码,都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不是为了谋取名,就是为了谋取利。没名利的事,谁会干?吃饱了撑的?

我已被这类投票弄得疲惫不堪,异常反感,所以对A君这次拉票采取“潜水”策略,装作自己没到过群里。心想,不知者不为罪,A君应该不会怪罪我吧。

评选活动终于结束了。A君的孙女被评上了最萌宝宝,但奇怪的是,A君这次居然没请吃饭。

前几天,在街上无意间撞见群里的C君。

你最近出差了?C君问。

没有啊。我感到很意外,不明白他怎么会这样问。

没出差,前天吃饭怎么没来?大家都在,就差你一个人。C君说。

吃什么饭?我愈加糊涂了。

A君感谢大家投票呀!难道没通知你?C君一脸惊讶。

我愣住了,半天才回过神来,慌忙笑着说,通知了,那天我确实出差了,我电话给A君也解释了。

是嘛,A君那么重情重义的,不会不通知的。C君说。

就是就是,我急忙点头。

离开 C君,我顿时后悔不已。完了完了!A君对我有意见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没投票的事,大家都会慢慢知道,肯定会责怪我无情无义。我怎么就一时糊涂呢?不就是动动手指吗?较什么真啦!

唉——不知道在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小县城,今后见到A君该怎么办,自己还敢不敢去群里混。

恰好这时,老婆发来一条微信,说岳母正在参加一个最美婆婆评选活动,叫我急转朋友圈,吆喝吆喝,拉拉票。

哎哟,我的娘呃!

摘自《天池》

图:小黑孩

【讨论区】现在真是一个“群居”的时代,每个人都有很多群。投票这种活动就像瘟疫,传染得很快,有了一次就有二次三次四次,甚至N 次,今天是A 君喊,明天是B 君叫,然后又是C 君D 君E 君⋯⋯没完没了。你有这种烦恼吗?欢迎来故事会读者圈,吐槽一下吧!

上一篇回2018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