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人

@ 朱 迅   2018-09-22 10:03:08

决战中央台

中央台《正大综艺》招聘新人的消息传到日本后,经过几轮选拔,我终于和来自全国的另外十二位主持人一起闯入了最终的考核——模拟现场录像。

一大早开始抽签,我小心地打开刚抽到的纸条:“十三!”不禁心头一冷。

快到中午,终于轮到我了。男主持人张政开始介绍我:“最后一位候选人是今天特意从东京赶来的,拜托各位多多关照。”说罢做了个清朝式的单腿跪礼,场下哄堂大笑。

因为好奇,场内静了下来。我出场,习惯性地90度鞠躬,又惹来了一阵笑声。

第一个应试部分,和前面的十二个人一样是维也纳金色大厅的外景主持。在过去的三小时内,金色大厅已经被介绍十二回了,听的人比我都熟悉,平安无事地过去。

第二部分是双语主持。前面的主持人都用汉、英做了自我介绍,有好几位都异口同声地说:“If you give me a chance,I will give you a surprise.(如果你给我一次机会,我会给你一个惊喜。)”

我只好先用自己最熟悉的日语谦和柔软地开口,观众不熟悉这爆米花般的发音,大笑起来。我有些不好意思,立即抓住了几个前排就座的现场武警,用普通话调侃几句,反而有了互动的感觉。英语也还算流利,评委们一边笑一边认真地做记录。

最后一关是现场抽签提问,当时的《正大综艺》副组长老秦扶一扶黑边眼镜,开始问话:“如果你成为中央台的一分子,怎样站在党的立场上与国外媒体打交道?”

我张口就来:“如果我成为中央台的一分子,我会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即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共产党领导,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场下笑得更厉害。话锋一转,我满脸诚恳,“我来自国外媒体,在NHK已经工作了六年,如果我跟国外媒体交往,首先是语言方面没有障碍。我有十年在日本的生活经验和英国的留学经历,所以我不仅能懂他们的语言,更了解他们的工作习惯和思考方式。Think differently, make a difference.(想的不同,做出不同。)”

走出演播大厅时,我已经从大家的笑容里猜到了这场决赛的结果。

把“空”补上,把“洞”填满

虽然以第一名的成绩考进了中央台,但当我站在中央台的舞台上,才发现自己的中文水平仅限于日常交流。而且常年外语的发音习惯让我的声音尖而软,一亢奋声音就往上蹿,听着就像被高跟鞋踩住了脖子。

跪了!中央台主持人的背功太吓人。张政看几遍稿子上台就抡,几乎不会有十字以上的出入。可我在NHK主持节目时,从没背过稿子。现场导演会把程序写在一块块提示板上,举在你的目光所到之处。主持人要做的是如何抓住现场每个细节向外拓展,俗称“现挂”。

现在别说“现挂”了,我连张嘴的勇气都在一点点消失。

好不容易等来了个机会!晚上要录《正大综艺》特别节目,由我替班。不能再辜负大家的信任了,我暗地里求搭档:“老兄,多帮我对几遍稿子。”

早早进棚,工作灯下,我们效率很高。接近尾声时,剧组的一个小姑娘跑进来:“朱迅!你上《中国广播电视报》了!”

一看题目,我脸就白了:《可爱而空洞的女孩——朱迅》。

见鬼!整个晚上我脑子里真是一片“空洞”!不知错了多少回?闹了多少笑话?录到最后,连声音都卡住了,突发性的失声!组长在导播间急得团团转:“从明天起,朱迅暂停出镜。”

那一晚,我不知是怎么回到家的。钻进被窝,我掏出那张报纸看了无数遍,泪水把枕头浸得透湿。

第二天醒来,眼睛肿得睁不开,我心里的念头却有了180度的变化。

“报上说得没错,现在的我就是‘空洞’的,从现在起,一点点把‘空’补上,把‘洞’填满吧。”

不出镜、不抱怨、不放弃

爸爸每天递我一张《人民日报》,我学着播音员的调调,大声从第一个字读到最后一个字。

妈妈曾是北京市的优秀语文教师,她拿出当年带毕业班拼高考的劲儿,守着我一篇一篇地背《古文观止》。

台里还把我送到广院播音系的王璐老师家。名师就是高!没用五节课,王老师就从我的嗓子里拔出了“高跟鞋”,改掉了尖软的发音习惯。老师并不满意:“接下来,你给我把‘鞋垫’从嘴里掏出来!”总共十节课,北京丫头又恢复了清晰的吐字归音。

每天上班,我的主要工作是:接电话、泡机房、给主持人写台本、为各工种打盒饭。饭不白送,策划撰稿、后期编辑、录音灯光、制片规章、导播辅切,各个部门我都一一涉猎,一声声“老师”甜甜地叫着,能学的都往脑子里装。

每天晚上,我在笔记本上记录着在演播室的“偷艺”心得:声音不可过高、飘、抖;情绪要稳、要沉住气;要设计“即兴”环节……

一天,我抱着一大摞带子,低头走在去机房的路上,迎面撞上一个膀大腰圆的男子。

“朱迅!我叫凯利,你当然不认识我,可我在日本留学时天天看你的节目。那时打工特累,觉得中国人太憋屈了,好在还有一个在电视上,当时你简直就是我的精神支柱!没想到你真的回来了,我在国际频道,你回国后怎么样……”

2000年的夏天,凯利推荐我调入国际频道《欢聚一堂》。同时,我被选为第九届步步高杯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的主持人。轰动性的比赛让中国观众渐渐熟悉了一张新面孔。此外,《正大综艺》再次派出自己的队伍开始外拍。

这一年,我不出镜、不抱怨、不放弃,每天趴着走,只为积蓄能量。我,做到了。

在追梦的路上长跑,该迈的步子,一步都少不了。

火箭熊摘自《阿迅》长江文艺出版社

图:点点

上一篇回2018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追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