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荷兰战小强

@Katherine   2018-09-22 10:03:08

复活节假期结束后,我从英国度假回到荷兰海牙。到家收拾行李,突然发现暖气片下钻出两只小强。二虫悠闲地从我的眼皮子底下散步到房间角落的阴影中,逍遥自在,在我一声声惨绝人寰的尖叫中,拉开了我和荷兰政府与小强们的战斗!

我对家中的小强,不仅有厌恶,更多的是恐惧。邻居荷兰大哥闻声而来,告诉我,国民家里有小强,政府须负责,他们会派专业的除虫公司上门操作,并提供所需的工具和药品,所有服务只象征性地收取20欧的费用。

第二天一早,荷兰大哥帮我给市政厅打了电话申请除虫,可最近的预约都要排到三周以后了。但我岂能坐以待毙等着小强们在我家四世同堂,其乐融融?于是,我出门去买杀虫剂。

我用最强力的杀虫泡沫把家中所有角落喷了个遍,一下子就用掉了一整瓶。不知道小强晕了没有,反正浓烈的气味已几乎把我自己熏倒了。

荷兰大哥闻到了强烈的杀虫剂气味过来敲门,当我打开门时,他看到我满脸泪痕,由于恐惧哭得几乎抽搐。荷兰大哥吓坏了,急忙同政府打电话说明了我情况的特殊性,除了要求最优先的除虫服务外,还需要心理安抚。我提供了拍到的小强照片和我精神崩溃的样子的照片,十分幸运,政府马上为我重新安排。隔天一早,将会有一支专业的除虫队伍优先来我家作业。

经过漫长的一个不眠之夜,第二天,除虫公司“浩浩荡荡”地来了两个人,在我家中的每个角落开始安装“监测小盒子”。这是前期的检验阶段,小盒子里会散发出小强喜欢的味道,等它们跑进去便会被困住,第二天工作人员会来收验。

为了避免资源浪费,除虫公司不是仅仅来除虫,他们会把资源有效地利用起来,根据24小时收验来的小盒子,判定家中小强出没的频率和地点,帮助次日一网打尽。

工作人员临走前安慰我说不要怕,他保证我将不会再看到任何一只小强了,因为它们都在我看不见的地方被小盒子关起来了。

次日一早,还是那两位工作人员前来验收,伴随他们一起来的还有政府派来“救援”我的心理医生。除虫公司的两位工作人员检查前一天放下的小盒子,发现在“看不见的地方”真的捕获了几只小强,主要集中在厨房通往外面的管道处和卧室通往外界的通风口处。

这个过程中,我一直用手蒙住眼睛瑟瑟发抖,心理医生大妈温柔地拉我坐在沙发上,说她有个绝妙的点子帮我放松心情减轻压力,说罢递给我一板荷兰本土的大象牌巧克力,说吃完就没事了。我的恐惧一下变成了尴尬,敢情政府给我的心理援助就是吃巧克力啊?

两位大叔一边跟我唠嗑,一边干活。他们把我所有的家具拆开,在四个角及内部都点上了一点透明凝胶并解释说,这是毒死小强的药物,药力强劲药效持久,只要它敢来,不怕它不死;随后,他们又在每个房间的四角、暖气片下方、大型家具的背面放上了电子小盒子,据说里面会发出一种只有昆虫才能感应到的波段,让它们一听就浑身不舒服,只能远离。理论上,毒药加超声波的配置可以99%有效防止小强进入我家,有效期四年,所以我可以从根本上放心了。

工作人员还帮我把房间内所有与外界相通的管道都用一种特质棉花封住,既不影响通气,又能阻止昆虫通过。等他们忙完这一切,我问,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小强来我家聚会?我的家里如此干净整洁清爽,根本不符合小强的日常生活条件啊!

后来,还是我的邻居荷兰大哥说,可能因为我的房间太热了。我是方圆几里内唯一的亚洲人,相对于欧洲人的体质,我特别怕冷,而我这种怕冷的特质恰好跟小强一样。春寒料峭之际,它们好不容易找到一家既温暖又没有超声波的小屋,当然来我这儿安家落户了。我觉得非常有道理,立刻关掉了所有暖气,宁愿在家穿羽绒服,也不要再看见一只小强!

司志政摘自《大学生》

上一篇回2018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我在荷兰战小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