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禹锡告诉你,对付人渣的最高境界

@午休读史   2018-09-22 10:03:07

那是公元825年的一个春天,安徽和州杨柳青青、桃花盛开。

老刘来到这里很高兴,虽是贬官,毕竟从“巴山楚水凄凉地”来到了这还算富庶的地方。

不过老刘没有想到将要在这里遭遇他人生中的一个大人渣,而且这个人渣还会成就他千秋的美名,这个人就是策知县。

唐朝的贬官很没有地位,但这也不能成为这位知县给刘禹锡穿小鞋的一个理由,毕竟老刘作为刺史,至少也相当于现在的市委书记,这个知县,也就是个县长。

这个知县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动机,按规定,老刘应住在衙门里三间三厦的屋子,可是这个人渣非要让老刘住到城南门,一个远离市区的地方。

老刘并不知情,来到他的新居一看,面朝大江,一片荒芜。他非常高兴,于是面对着长江上的点点白帆,提笔写下了一副对联:面对大江观白帆,身在和州思争辩。

和州知县很生气,他居然马上叫人去给老刘搬家,这回由南门搬到北门,住房面积缩小了一半。

老刘也不是傻子呀,这做得也太过分了吧!

老刘一直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这个知县,他思来想去,只有三种可能:A. 没有给他送礼,他故意借机生事;B. 自古文人相轻,他嫉妒自己诗文写得比他好;C. 他是“永贞革新”反对派的人。

老刘站在门外假装看风景,面对波光粼粼的德胜河,虽没有大江宽阔,却也是别有一番韵致。忽然他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回去又提笔写了一副对联:垂柳青青江水边,人在历阳(即和州)心在京。

各位看官可看仔细了,你面对的根本就不是大江,仅仅是一条河而已,如果知县嫉妒老刘诗文写得好,这么大错误不可能看不出来吧?

可是对联贴出来后,知县居然还是很生气,这次又很过分地把老刘迁到了城中的一间陋室里。

无疑,这个策知县就是反对革新的人。

他在意的不是老刘对联的前半句,而是后半句!你人在和州还想“思争辩”?你人在历阳还想“心在京”?你想干什么?难道你还想卷土重来不成?

所以他就一而再、再而三地刁难老刘,后来干脆在贫民窟找了一间破公寓给他。你看,只能放下一床、一桌、一椅,最多也就二十平方米,连个卫生间都没有。

那个自以为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的知县,等着刘禹锡脸色铁青气势汹汹地来找他,他坐在大堂里捻着稀稀拉拉的几根胡须,甚至连羞辱刘禹锡的词他都已经在脑海里过了好几遍了。

可是他从日出等到日落,又从日落等到日出,刘禹锡还是没有来。

老刘会来找他理论吗?

答案当然是不会。

因为像这种借手里的权力给人穿个小鞋的事,实在是太龌龊了。

所以老刘坐在这小小的陋室里,脸上泛起一丝嘲讽的笑,然后提笔写下了名垂千古的《陋室铭》,并且这次不是贴在门上,而是找人刻在了石头上。

知县看到这石头上的八十一个字,脸都气绿了。

老刘微笑着把手背在身后,看着满天红艳艳的晚霞说:“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这一年,老刘五十三岁。

所以,一个内心真正强大的人是无所畏惧的。

一米阳光摘自微信公众号午休读史

图:小栗子

上一篇回2018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刘禹锡告诉你,对付人渣的最高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