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法儿掏

@ 张寿臣 口述 陈笑暇 张立林 整理   2017-06-15 23:23:00

有两个举子一同上京赶考。千里迢迢,马上就要到京城了。

两个人想着一路上受的千辛万苦,眼看着就要金榜题名,不由感慨万千,诗兴大发,这个说:“仁兄,咱们二人做一首诗,您看如何?”那个说:“好啊,以什么为题哪?”“咱们就以城墙为题。”“好,我先说。”

这个举子手指城墙,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远看城墙似锯齿。”那个紧接下句,也是出口成章 :“近看锯齿似城墙。”

两个人说完了,互相夸奖。这个说:“仁兄,真乃高才。”那个说:“想当初曹植曹子建七步成章,今日听贤弟的诗句,那曹子建也不过如此啊!”二人说完,捧腹大笑。

笑着笑着,两个人又哭起来了。 这 个 说 :“ 仁 兄, 你 哭 什 么啊?”那个说 :“我不能不哭啊,你我如此高才,如果那主考大人看不出来,岂不误了你我的前程。你哭什么呀?”“哎,我想起一位古人来了。”“想谁呀?”“孔子叹颜回才高命短,你我才华不在颜回以下,这样的才华,不能长寿,我能不哭吗?”两个人越哭越伤心。

这时,从对面走过来一个掏粪的老头儿。老头儿背着粪筐,手里拿着粪勺儿,看见两个人在这哭,过来劝劝吧:“二位,为什么哭呀?”

两个举子把刚才的事由头至尾这么一说,老头儿听完了,一句话没说,也跟着哭起来了。这二位说:“哎,我们哭我们的才学呀,你哭什么?”老头说 :“我不能不哭啊,我哭你们二位这两肚子大粪,我没法儿掏啊!”

摘自中华相声网

图:小栗子

上一篇回2017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没法儿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