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衣后

@两色风景   2017-06-15 23:22:39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一个雨天。我穿着雨衣,在雨中骑着自行车。

当我拐上那条通往家的小径时,我感觉突然有什么东西蹿上了自行车的后架,将头和身子迅速地隐藏进我的雨衣,我吓了好大一跳。

“咯咯咯……”一阵清脆的笑声从我的背后传来,那分明是一个小孩子的笑声。

“喂,你是谁?”我不高兴地问。“我叫‘哇’。”那个声音回答。

“哇?这是什么名字!”“不知道,但是每次我这样坐上别人的车时,他们总是大叫‘哇’。”

我有点哭笑不得。放慢了车速,我反手去掀雨衣的后摆,想看看这个“哇”是什么模样。

“别掀,别掀。”雨衣的后摆被慌慌张张地拉住了,“要是掀开了,我就非走不可啦。按照规矩,我们是不能被人看见的。”

“不能被人……”我琢磨着他的话,转头偷眼向身后望去。自行车的后架上很明显是有人坐的,我的雨衣后摆被鼓囊囊地撑起了好大一块,可是后摆下方却什么也没有。

我恍然大悟了 :“你是什么呢?雨的妖精?风的妖精?”

“咯咯咯……”他又笑了。

“不管你是什么,总是个淘气的小子就对了。”奇妙的邂逅让我的心情也变得奇妙,口气放松起来。

“要多谢你啊。”他说着,挺起劲儿地晃起身子, “最近这游戏是越来越不容易玩啦。骑自行车的人少了,一下雨,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坐汽车。而摩托车、电瓶车的速度又太快,不等我坐上去就跑没影儿了,就算上去了也会给震下来。穿雨衣的人也少啦,怎么能让我们像躲进房子一样,待得舒舒服服呢?”

他摇头晃脑地说着,我也不禁咂吧起嘴来,啧啧,似乎很有道理。

“所以呀,今天遇到你,我可高兴啦。难得有个人将车子骑得不快也不慢,车子的后座又不高也不低。”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开心。

“别客气,我也要多谢你。”我说,“骑了这么多年车,还是第一次载到一个这么好听的故事。”

“咯咯咯……下次再碰到你,我还可以请你载一程吗?”

“没问题啊。有个人陪我说话也不闷。”我求之不得。

不久,我家快到了。

他说 :“我该下车了,谢谢你让我坐这么久,我还是第一次这么开心。”说完,他就走了,原本就轻若无物的自行车后架微微传来释放感,隆起一整路的雨衣后摆也轻巧地贴住我的背脊。

我走进家门 :“我回来了。”

一个臃肿的身影走过来,是妈妈 :“你的裤管湿透了!怎么不擦擦就进来了?地毯会受潮的呀。”

我弯下腰将裤腿卷起,妈妈已取来干布在手,就要费力地弯下腰去擦那些水渍。

“我来吧。”我上前一步,试图夺过她手中的抹布,一不小心,又把摆置在鞋柜上的花瓶碰下来了,在地毯上开出潮湿的花。

爸爸看到后一边紧张地过来搀扶妈妈,一边嗔怪我道 :“小芹你也是的,你该多帮着点儿忙。”

我不知哪儿来的委屈和倔强,说 :“老说我不对,那我就什么都不做好啦。”

我的话让爸爸妈妈都有些不高兴,我把拖鞋一踢,走进房间,一肚子气地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睡着了。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的上学时间。

我从床上猛然弹起,抓着书包就往外跑。经过饭厅时,我看到一份饭菜静静躺在桌上,客厅没有人,爸爸一定上班去了,妈妈则在午休。自从肚子里有了小宝宝,爸爸总是叮嘱她注意休息。

我的心情有点涩涩的。赶快穿上雨鞋,走出家门。

快要迟到了。重又投身雨中的我,将自行车踏得飞快。车轱辘把水花溅起老高。

在街道穿梭时,我隐约听见有人在喊,却没在意。自行车后架突然略微一沉,显而易见的轮廓撑起了我的雨衣后摆。

“呼——”是他的声音,如释重负中带着责备,“你怎么把车子骑得这么快,我差点儿就赶不上了。”

我道歉 :“上学快迟到了……”“只是赶时间呀?”他一语道破,“我还以为,你在发泄不高兴呢。”我语塞。

到了学校,他说 :“谢谢你又载了我一次。呐,给你个礼物。”

两只小小的凉凉的手伸进了我的衣袋,不等我趁机看清他的肤色,手就缩回去了,而他也倏然消失,只留下一句话 :“这次坐车不好玩。我听见你肚子在叫,是不是饿了?请你吃。饱了高兴起来哦。”

我从左衣袋掏出好大一把草莓,右衣袋里的则是水灵的桑葚。

放学时,还在下着雨。

“喂……”我压低嗓门,轻声向四下呼唤,“你在不?我放学了,载你一程吧?我没有不高兴啦。”

“咯咯……”我又听见了那古灵精怪的笑声,“你不把车子骑起来,我怎么跳上去呀?”

“噢。”轮子在雨地上碾出大约三米弧线后,他上来了。

“我还以为你生气,不坐我的车了。”我说。

“明明是你不知道生什么气。果子好吃吗?”

“很好吃。我还分了些给朋友。桑葚让我们的嘴唇变得紫紫的,像涂了劣质口红。”

“咯咯咯……”这趟旅程又愉快起来。

我没有捏刹车手掣,像一尾鱼那样轻快地从家门口滑过。

“咦,不停车吗?我记得那是你家。”他问。

“据说明天雨就停了。”我说,“你坐一次车不容易吧?我免费招

待你多玩一会儿。”“好啊好啊。”他高兴得拍起手来。

可是当同样的优待进行到第三次、天都几乎黑了时,我再要过家门而不入,他的情绪也就没有那么热烈了 :“你其实是不想回家吧?”

“被你看穿啦。”我自嘲地笑笑。

“你为什么不开心?”

这问题来得真直接。我索性停下车,用一只脚作支撑。我说 :“妈妈……要生小宝宝了。我要有小弟弟或小妹妹了。”

“你不想要小弟弟小妹妹吗?”“不。只是觉得……爸爸妈妈越来越不喜欢我了,以后也许会更不喜欢。”

他安静了半晌,突然说 :“你不要害怕。他们不会不喜欢你。如果你很晚了还没回去,他们会出来找你,找到后,既高兴又生气地训斥你……”

“你多少岁了啊?”我不自然地转移话题,“一定活了几百年吧?所以一副什么都懂的样子……”

“咯咯咯……”他又笑了。一边笑,一边抱住了我的腰,额头和鼻尖抵在我的背上。

“我要走啦。”他松开我。“下次再见的时候,要告诉我你是什么妖精啊。”

“咯咯……好啊。”“那,再见。”

雨衣后摆瘪下去,后架上细微的重量完全消失,我最后听到他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他对我说:“再见,姐姐。”

我开始每天期待下雨的日子。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没有再见到他。但我并不寂寞。因为那个雨夜之后,我期待的另一个人出生了。

我有了一个弟弟。弟弟很喜欢我,刚刚会走就成天黏着我。我到哪儿,他就跟到哪儿。

又一个下雨天,我穿起旧了许多的橘红雨衣,骑上嘎吱作响的老爷车,弟弟摇摇晃晃地跑过来。

“姐姐,载我。”他说。“大雨天的,你待在家啦。”我说。

“不要不要——”他不由分说地爬上了后架,钻进了雨衣的后摆。

我心里猛然一动。那被撑起的雨衣轮廓如此熟悉,让我想起一个小小的老朋友。

“姐姐,走吧!”弟弟兴致勃勃地说。

“好……你坐稳了。”我说。一种温暖将我慢慢融化。当车子开始前行,他的手从后面抱住我的腰,额头和鼻尖的触感似曾相识。

“哇。”我说。

“哇?”

“终于又见到你了。”

张秋伟摘自《创新作文·初中版》

图:恒兰

上一篇回2017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雨衣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