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盲犬小C

@麦九   2017-06-15 23:22:33

方石抱着一只小狗进屋。

女儿方晴正坐着玩积木,听到开门声,兴奋地跑过来 :“妈妈呢?爸爸不是说,今天要去接妈妈吗?”

方晴妈妈病得很重,长期住院,方石要医院、单位、家里跑,忙得连接方晴放学都经常晚点。好在方晴很乖,再晚也没多说一句,只是妈妈不在家久了,就会吵着要妈妈,方石半哄半骗说妈妈会回来的,其实方晴妈妈短期内根本不能出院。

方石眼神一暗,把藏在背后的小狗举高 :“晴晴,这是什么?”

“哇,小狗狗!”方晴眼睛亮了,

大声嚷嚷,“爸爸,给我!给我!”

他是在路上看到的,还很小,在垃圾堆拱来拱去,脏兮兮的,看来是别人不要的小土狗,就捡了回来。

方晴小心翼翼抱着小狗,问 :“爸爸,这是我的吗?”

“嗯,”方石点头,灵机一动,“以后它就是晴晴的孩子,你要好好照顾它。”

“就像妈妈和晴晴一样?”

方石愣了,用力点头。方晴抱着小狗憨憨地笑了,占有性地宣告 :“我要叫它小 C。”

周末方石带方晴去看妈妈,她很开心,围着妈妈说个不停,当看到妈妈的手上布满针眼,方晴把脸贴在手心上,不说话了。

这一刻,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没几日,她跟方石说,不要送她上幼儿园了,她自己会上下学的,她指着小 C :“我教小 C 认路,它会送我上学,接我放学的。”

方石的眼角有些发酸,摆摆手:“先试用一个月。”

两个星期后,虽然方石还是不放心,不过他实在太忙了。因为妻子高额的医药费,他又找了兼职,况且,小 C 接送女儿上下学,确实做得比他好。

这天,他无意间听说公司的老板在四处看狗。老板儿子先天性失明,别人训练好的导盲犬,老板不放心,他想买只狗,请人自己培训。听说价格开得很高。

方石回家,看到方晴在教小 C玩积木,看到他问 :“爸爸,什么是拉拉?今天有人说,小 C 是拉布拉多犬,叫它拉拉。”

“拉布拉多犬是一种狗的品种。”方石回答,突然灵光一闪,据说拉布拉多犬很适合训练成导盲犬,难怪小 C 这么聪明,很乖,很有灵气。

到了周末,方石请老板来家里,随行的还有老板失明的儿子。“晴晴,让小 C 给叔叔表演一下。”

方晴很高兴,看了一眼小男孩,很卖力地叫小 C 叼拖鞋,堆积木。

“苏总,你觉得怎样?”

苏总点头,问身边的小男孩 :“一凡,你觉得呢?”

然后,方晴看到有人拿着笼子进来,她本能地把小 C 护在身后,瞪大眼睛,望着方石。

方石有些于心不忍,但还是走过去,抱住女儿 :“晴晴,爸爸把小C卖给叔叔了,哥哥更需要小C。”

“为什么?”“哥哥看不见,需要小 C 帮他认路。”

小 C 要被带走了,再也见不到了,方晴兀地叫了起来 :“小 C 快跑!”

也察觉出不对劲的小 C 就要蹿出去,可惜来抓狗的几个都有经验,准确套住脖子,三下两下就把它套进笼子里。小 C 愤怒地低吼着,爪子在铁笼里发出刺耳的嘶嘶声,方晴哭了起来,在方石怀中扭动挣扎。

小 C 在笼子里怒吼着乱撞,全身的毛竖起来,对试图靠近它的人龇牙咧嘴,方石看到苏总眼中闪过几分不满,他一急,大吼一声 :“不要吵了,你还想不想见到妈妈?”

“妈妈?”方晴反问。

“卖了小 C才有钱给妈妈看病,妈妈才能回来。”

方晴不动了,也不哭了,一瞬间,她满脸是泪,伸手去摸小 C 的脑袋,然后缓缓解开项圈。

有人过来抬走笼子,小 C 狠命去撞笼子,“汪汪”狂叫,方晴看着它,一动不动,有人挡住她的视线,是苏一凡。

他蹲下来,摸索着找方晴,低声说 :“对不起,让你哭了。”

方晴傻傻问他 :“是不是你能看到,小 C 就会回来?”

苏一凡沉默,但他的唇角微微扬起,像个温柔的兄长 :“晴晴,我会带小 C 来看你的。”

“你会对小 C 好吗?”“像你一样好。”

幸运的是,苏一凡真的带小 C来看方晴了。

小 C 戴着特制的鞍具,牵在苏一凡手中,它变得沉稳了,没有像往常一样扑过来,只是眼睛亮晶晶望着方晴,尾巴快速地摇晃着表达它的兴奋。方晴蹲下来,抱着它,把脸颊贴在它身上,真好。

苏一凡带着笑站在一边,他让小 C 给方晴演示训练成果,规避,识别障碍物……

分开前,方晴依依不舍:“一凡,你还会带小 C 来看我吗?”

“会的。”苏一凡点头,两人拉了钩。方晴看着他们上车,小 C 还在训练中,苏爸爸并不放心,派了车跟过来,小 C 蹲在后座,趴在后车窗。方晴的心又酸酸的,回头看到方石正在灯下等她,挺拔的背似乎有些弯。

后来,苏一凡隔一段时间就带日渐出色的导盲犬小 C 来看方晴。直到有一天,方晴迟到了。

她不说话,就抱着小 C,大眼睛没了神气。苏一凡轻声问:“晴晴,你怎么了?”

方晴抬头问 :“一凡,什么是不在了?”

原来,方石从医院回来,告诉她 :“晴晴,妈妈不在了。”方晴问他什么是不在了,方石抱着她哭。方晴不大明白,她跟着爸爸哭,哭到最后,似乎有些懂了,妈妈走了,不要晴晴了。

“我一直很乖,很乖……”方晴哽咽地重复着,苏一凡紧紧地抱住她,泪水打湿他的胸襟,他也不大,还很单薄,可用尽全力抱着她,小 C 就蹲在身旁,黑眼睛充满不解,呜咽着去蹭方晴。

最后一次见面,方晴向苏一凡告别,妈妈病故后,爸爸要离开这个悲伤的城市。

“一凡,如果我们再见面,你一定认不出我了。”方晴很笃定。

苏一凡摇头 :“小 C 会帮我认出你的。”

方晴蹲下来,把脸颊贴在小 C身上,含着泪说再见 :“小 C,以后要做一凡的眼睛。帮他看清所有的路,认出我。”

五转眼间,方晴十六岁了,这天她翻过墙头,摔下来,很快站起来,一瘸一拐向前跑。

不远处,一只狗嗅着气味追了过来,它走得很慢,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站在方晴面前,唇微微颤抖着。方晴愣住了,呆呆地望着他们,直到少年哆嗦着伸出手,唤着 :“晴晴,是你吗?”

方晴走近一步,看到小 C 已经老了,有些掉毛,她蹲下来,把脸颊贴着小 C,呢喃着 :“小 C……”

苏一凡摸索着找方晴,直到一双手握住他,他微微笑了,依旧是那温柔的笑。方晴有些庆幸他看不见,就不会看到自己瘦弱的手背上触目惊心的针眼,还有松松垮垮的病号服。

小C十一岁了,步入狗的老年,而自己病入膏肓,她笑了笑。

她抬头,看到方石朝这边匆匆走来,走得很急,怕下一秒女儿又消失,见女儿站起来,边跑边叫:“晴晴——晴晴——”

方晴脸色一变,还要跑,已被方石抓住,苦苦哀求 :“晴晴,跟我回去,不要再逃了。”

方 晴 剧 烈 挣 扎 着 :“ 我 不 回去!”“求求你,跟爸爸回去,再不治疗,你会死的!”

“那就让我死,”方晴推开方石,“反正你也不要我了。”

方石手一松,女儿已跳开一步,父女俩像受伤的野兽望着彼此,在场的苏一凡也察觉不对劲,连小 C都站起来,低声呜咽着。

十年间,就算方石再努力再拼命,也改变不了妻子的离世。他带着女儿离开原来的城市,买醉酗酒,忘了在一边哭泣需要照顾的女儿。

等到方晴长到十六岁,她的心失望到麻木。她不哭了,那天,她在桌上摆满烟和酒,冷酷地望着她的父亲 :“你抽一根,我就抽十根,你喝一瓶,我就喝十瓶。”

然而方石从十年前就醉了,连女儿喝到酒精中毒,也是别人帮忙送进医院的。等他浑浑噩噩赶到医院,医生叫他去办住院手续 :“得做个全身检查,我们怀疑你女儿——”

隔了十年,方晴妈妈的家族遗传病,现在又轮到方晴头上。方晴比爸爸更认命,她不接受治疗,想尽方法逃离医院 :“治了又怎样,还不是一样得死?”

方石一巴掌打在女儿脸上,方晴别过脸,眼泪流下来 :“你现在才想来爱我?太晚了。”

苏一凡抱着她,紧紧地,用尽全力,就像她当年不知道面对母亲的离去那样,他抱着她,在她耳边重复着 :“晴晴,我会陪着你,我和小 C 一起陪你!”

“我会死的。”“不会的,晴晴,”苏一凡慌乱地抚摸着她的脸,“人都会死,但我会永远记着你。”

“真的吗?”

方晴回到医院,配合治疗。医生告诉她,她还小,好好治疗,还可以活很久,将来也可以上大学,爱人,结婚。

方晴点头,眼睛雪亮如星。方石戒了烟酒,他又活过来,这一次为女儿而活,他们不再怒视敌对。苏一凡带着小 C 一直陪着她。

小 C 已是老人家,不爱动了,也不叫,总是懒洋洋趴着,偶尔抬起眼皮,看着偎依在一起的两人。

苏一凡把它身上的鞍具解开,两人抱着它,它老了,他们却都长大了,他们依然可以温暖彼此,就算它掉毛掉得厉害,连睁眼都那么辛苦,还总是睡着。小 C 最后一次醒来,它静静地望着苏一凡和方晴,黑眼睛一如既往地温润善良,还有深深的不舍,方晴把脸颊贴在它身上,轻声说 :“小 C,以后我会做一凡的眼睛。”

它似乎点了一下脑袋,把爪子放在一凡手心,安然地闭上了眼睛。小 C 离开得很安详,在它成年前,它陪伴一个小女孩成长,后来,它成了优秀的导盲犬,陪着苏一凡,十年相伴,风雨兼程。它来到这世上,有两个家,还有一颗爱和信任的心。

欲何依摘自作者新浪博客

上一篇回2017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导盲犬小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