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儿与梦想

@清洁   2017-06-15 23:22:29

有些生活,只能靠自己争取,而有些梦想,就永远只能是个梦想。

被唤醒了的梦

一个温暖的周日,枝子把自己的素描摊摆在了南大后门的小巷里。素描摊摆着一些当红明星的漫画肖像,最靠里一张是枝子自己的画像。

枝子呆坐在小板凳上快要睡着的时候,终于有人问 :“这张画多少钱?”

枝子抬起头,看见一张俊朗的脸对着她微笑,她忽然慌乱起来,结结巴巴回答 :“这张,啊,这张不卖。”

那张脸露出惋惜的神情,不舍地把目光从自画像上移开,又把别的画巡视一遍,猛地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 :“哎,你怎么光画男明星,不画女明星呢?我想买张我的偶像女神哎。”

枝子呆了呆,一时语塞。她脸正发红,那张脸又冲她笑了:“算了,你给我画一张吧,要画得好看哟。”

那天下午,枝子花了半小时,画好了她生平第一张商业漫画像,赚了 30 元钱。按照客人的要求,枝子将苏塬两个字,龙飞凤舞写在了画像的左臂膀上。

枝子在南大校园有一个小窝,是由废弃仓库改建的,左邻右舍全是学校里的勤杂工,原则上不对外出租,枝子因为哥哥的关系,才能住进去。

枝子哥哥是《都市报》的记者,那年父亲上山采药摔断腿以后,枝子就辍学了,进县城打工。隔两年哥哥考上了重点大学,毕业没多久就把枝子接来,给她找了份工作。

枝子每天清早从南大正门出去,走一站路,搭公车去上班。她上班的地方是家制版公司,枝子主要负责 PS、排版、拼版,偶尔设计个封面、海报。她从小喜欢画画。

进公司一年后的生日,枝子请了几个要好同事到她的小窝庆祝。大家做火锅吃,边吃边玩真心话大冒险。轮到飞龙,他直勾勾盯着枝子的眼睛,说:“我喜欢你,你呢?”

飞龙在公司负责出图,常和枝子搭档。枝子想起来,最近一段时间,飞龙总给自己带早餐,塞小零食,星期天还会通电话,问她想不想看电影、逛公园。飞龙是南方人,电话里的声线异常温柔。

枝子的生活渐渐形成规律,周一至周六上班,周日在南大后门摆摊。苏塬又光顾过几回她的摊子。

上周哥哥来看枝子,送给她几本最新的漫画书,枝子坐在摊子旁边正看得津津有味,页面上漫过好大一片阴影。她抬起头,又对上苏塬俊朗的脸,他很认真地说 :“请你帮个忙,可以吗?”

枝子收了摊子,跟着苏塬往学生会中心走。住了这么长时间,她还是头一回敞亮地在南大闲逛。南大真是漂亮啊,路旁榕树叶子随风摇曳,唤醒了枝子沉睡在心底很久的梦。

被打乱了的梦

学生会中心有一间苏塬的办公室,南大跟随潮流,也运营了一个公众号,苏塬是编辑。他打开电脑,指着屏幕上的南大地图,问枝子 :“把这个做成手绘插图,一幅图 500块,你愿意接吗?”

枝子在单位用过手绘板,说 :“可以的,没问题。”以后枝子就不去出摊了,每周日八点准时到苏塬办公室报到,端坐在电脑前,一笔一笔画图。

苏塬用另一台电脑,聊天、打游戏、刷微博,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枝子说着话。他说 :“你有画画这个特长,应该好好发展一下,现在很多网络漫画作者,赚老多钱了。”因为进度缓慢,苏塬向上面申请了一下,将电脑还有手绘板搬到枝子的小窝,方便枝子加班。第二次去带了一份过桥米线,给枝子当夜宵。

地图快完工的时候,枝子发现自己胖了整整 3 斤,两个月来苏塬不是给她带宵夜,就是带她上夜市撸串,不胖才怪。

撸串人多才有味道,苏塬的室友、同学会伙伴都见过枝子,几乎每个人初次见面,都会问苏塬:“女朋友吧?真漂亮!”苏塬一概不置可否,得意地说 :“岂止漂亮,还是才女呢,漫画画得非常棒!”跟着掏出手机,把枝子的作品展示给对方看。他毫不掩饰自己的炫耀,倒让枝子蛮不好意思。

枝子还发现,自己和自己的小窝已经习惯了苏塬的身影,比如桌子上摆着他的烟灰缸,门口放一双他专用的棉拖。枝子有种直觉,总觉得苏塬应该说点或者做些什么,但实际上苏塬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

年末,飞龙递了辞职信,准备回老家创业。上火车前的几分钟,他给枝子发了条微信,表示他的家门永远向枝子敞开。

枝子看了微信,像那晚被飞龙表白以后,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地图交工了,校领导异常满意,微信推出去后,好评如潮。

除了应得的报酬,枝子还拿到了一笔丰厚的奖金。奖金拿到手,枝子和苏塬去吃火锅,苏塬给枝子涮肉,漫不经心地说:“这个礼拜天,去我家吃饭吧,我妈想见见你。”

苏塬的家就在南大,因为双亲都是南大教授。那天枝子特意精心打扮过,买了几盒营养品。苏塬妈妈穿着品位不俗的套裙,透着书香门第的娴雅,枝子在她面前,相形见绌,莫名地心慌气短。

一番客套寒暄,苏塬妈妈进了房间,苏塬跟进去,枝子隐隐听见他们的对话 :“这个女孩子不行,跟你不合适。”

“为什么?她很有才华,又很乖,我喜欢她!”

“可是她出身不好,连大学都没有读过。这种乡下女孩我见得多了,你看看她的眼睛,那么明显的欲望,怎么会有真感情呢?”

枝子听不下去,便起身告辞。苏塬爸爸一脸尴尬,但也没有挽留。枝子昏头昏脑地在校园里乱走,她终于明白,一直以来,她等的不过是苏塬的一句话,而苏塬等的,是他妈妈的一个首肯。被实现了的梦

苏塬再没有找过枝子。飞龙的电话适时地打来,讲述他对枝子无法忘怀的思念。枝子拿着飞龙给她订好的机票,飞往飞龙家乡。

飞龙没怎么变,只是穿着举止多了些老板的派头。他把枝子安排在古镇的祖屋里,说枝子愿意住多久就住多久。枝子每天做做饭,看看书,或是到巷子里的青石板路上走走,日子漫长而安逸。

实在无聊,枝子开始画漫画,在网上连载,渐渐有了一些粉丝。

飞龙的生意做得不咸不淡。他工作忙一天,回到祖屋就想吃口热饭,可枝子埋头在电脑前,厨房时常冰锅冷灶,起初飞龙还能忍,慢慢就没有好脸色,说枝子的漫画是骗小孩子的玩意,纯粹浪费时间。

枝子受不了他的话,冲他喊 :“有很多人说我画得好呢?”飞龙满脸不耐烦,懒得和她争辩,摔上门走人。

枝子委屈地流下眼泪。她再次想起苏塬,苏塬欣赏她,鼓励她,告诉她可以用画笔实现梦想。飞龙不是说爱她吗,却肆无忌惮地践踏她的喜爱和自尊。

隔天飞龙回来,说些软话,两人和好如初。但时间越长,枝子越品出飞龙的狭隘 :赚不到钱,就觉得全世界都看不起他。门店的生意每况愈下,飞龙的脾气越来越暴躁。枝子选择了不告而别。

离开飞龙,枝子再次投奔哥哥,一边工作,一边坚持连载漫画。两年后,她的第一本漫画书出版,销量直线飘红,出版商满意得不得了,和她续约了第二本、第三本。

她买了房子,就在南大附近。工作闲暇,枝子端一杯咖啡,坐在落地窗前,眺望着南大,想起若干年前,自己曾在校园里出出进进,却从不敢正视那些和自己相同年纪的闪耀的身影,仅仅因为他们拥有她无法拥有的青春。

第四本漫画书的签售会上,有读者问枝子 :“您是否已经实现了梦想?”枝子微笑着回答 :“实现了吧。”

只有枝子听得见,荡漾在内心深处的那一声叹息。现如今,她终于明白,有些生活只能靠自己争取,而有些梦想,就永远只能是个梦想。

天问摘自《幸福·婚姻版》

图:豆薇

上一篇回2017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花儿与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