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

@史铁生   2017-06-15 23:22:27

早年,地坛里有两个会算命的人。一位半宿半宿地在林子里吹箫,大家叫他“箫兄”;一位整天在园子里边走边饮,人称“饮者”。

有一天大雾弥漫,我独自守着一棵老树发呆,忽然一阵酒气袭来,饮者已现近旁,正醉眼迷离地瞅着我笑呢。我说 :“您总这么高兴。”他说 :“不高兴咋办?”

那时我二十几岁,已经盼着死了——两条腿算是废了,工作又找不到,日子嘛倒还剩着一大半,以后的路可怎么走呢?

饮者正一口一口地往嘴里灌黄汤。我说:“要不您给我算上一命?”他拉着我的手看了看,又问过八字,说我命属木,生于冬,必多病,二十岁上少不了要住医院,尔后厄运频频,步履维艰,直到……

“直到啥时候?”我忙问。

另一个声音却在身后响起 :“单说以往,也算本事?”

回头看时,雾气缭绕中,箫兄一身黑衣,抱箫而立。

饮者缓缓起身,与箫兄久久对视。同行相轻,据说二人久存芥蒂。

“那就算算未来?”饮者说,语气中有明显的挑战味道。

箫兄摸出两张纸条说 :“您写一句,我写一句。”

片刻写罢,二人换看,拊掌大笑,似芥蒂已去。

饮者问 :“如何给他看呢?”

箫兄答 :“只末尾一字吧。”

饮者又问 :“剩下的加封?”

箫兄点头 :“待未来拆启。”

末尾一字,饮者的是“之”,箫兄的是“也”。我说 :“这不跟没看一样吗?”

饮者说 :“提前拆看也行,就怕不准了。”

箫兄道:“不准了,而且不好了。”我说 :“你们把我当傻瓜吗?”他们说 :“您请便。”“那么,未来是什么时候?”“不得不拆时。”“如何才算不得不拆时?”

笑声朗朗,二人已隐形于大雾之中。

尔后多年,园中时有酒气飘绕,林间常闻箫声彻夜,却很少再见到他们 ;偶尔见了,他们也绝口不提此事——行内的规矩 :命,是说一不二的。

转眼几十年,不知多少回我想拆开那两封纸条看看,总又怕时机不对。

直到不久前躺进急救室,这才想,拆吧,免得死也不知他们都写些什么。

两句话,竟似一联 :“虽万难君未死也,唯一路尔可行之。”

欲何依摘自《天池小小说》

插图:陈明贵

上一篇回2017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