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王

@翌平   2017-06-15 23:22:26

最近,李涛家凉台上的腊肉总是被偷,当发现是“猫王”所为——我们这片楼群的野猫里最厉害的那只,我们决定抓猫,并向张扬借来了他爸爸的捕鸟网。

前两个晚上平静地过去了。第三个夜晚,猫王再次光顾了李涛家的凉台。

那张捕鸟网完整无损地挂在那里,网后面的腊肉,却被齐刷刷地切断了好几根。

我们同张扬商量好,求他的爸爸做个大号的猫箱子。猫箱子的门是上拉式的,样子有点像欧洲中世纪的断头台,门被抬起的时候,中间有个眼被一根铁丝穿上,铁丝的另一端穿上一根绳子,绳子上拴一块肉饵。找食物的猫,只要拖动诱饵,箱子的门就会落下来,把它反锁在里面。

几天后,老张把我们喊去,在院子里放着我们要的猫箱子。我们几个人抬起箱子高兴地走着,好像抬着大炮,雄赳赳气昂昂地去对付狡猾的对手。

猫箱子被放在李涛家楼下。我们买了一条臭烘烘的鱼。学军将鱼牢牢地吊在箱子里,我们小心翼翼地别上猫箱子的门。现在要做的只有等待了。

下雪了,地上很快铺上了厚厚的雪花。

这天早上,李涛揉着眼睛来看猫箱子,他惊奇地发现,箱子的门落下去了。

箱门缓缓地打开来,顺着阳光望进去,我们看到一双美丽的眼睛——一只白猫安详地坐在里面,发出细弱的“喵喵”声。学军把白猫抱出来,正是那只美丽的猫王王后!

到晚上的时候,我们还是把她装进了猫箱子。老张把箱子改动了一下,在箱子顶端装了个夹层,把白猫用铁网圈在里面,箱子里的踏板替换了诱饵,只要猫踩在上面,大门就会落下来。

猫箱子被放回到原来的位置。白猫只有水喝,我们不给她食物。

在这个月朗星璀的夜里,整个小区里都能听到白猫令人悚然的叫声。

一天过去了,没有动静。两天过去了,白猫的声音越来越微弱。

第三天,当夜幕再次降临的时候,我和学军向猫箱子走去。

难道猫王真会对白猫的遭遇无动于衷吗?

猫箱子的门终于落下了!

我和学军欢呼着跳起来。我们的欢笑声惊动了二楼的李涛,引来了吃晚饭的张扬。在幽黑昏暗的路灯下,我们四个人抬着猫箱子默默地走回楼顶的平台。

学军高声喊 :“准备!开门!”

大家屏住了呼吸。里面——有一双寒光闪闪的眼睛。

猫王哼了一声,然后黑夜里划出一道带着花斑纹的闪电。

学军和张扬随着冲击波一屁股坐在地上,猫箱子里第一道的拦网双层麻袋变成了破布片,后面的几层网兜,也几乎全都破损。

猫王冲透网兜,拖着零零碎碎的纤维,努力地向前跑,突然他一个趔趄摔在地上,原来是被碎网兜绊的,猫王的四肢被杂乱破碎和半脱离的网兜缠绕住,他完全被绊在一团乱麻里。他越是挣扎,碎网勒得越紧,最后竟站不起来,在地上像一条鱼一样不停地挣扎。

大家七手八脚把猫王按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用碎网兜把他捆个结结实实。猫王再也无法挣扎。我们全都无力地坐在地上。

正午,我们都来到楼顶的平台上。猫王这时候老实了很多。张扬掏出理发推子,笑眯眯地走过来 :“给你理个发。你可要乖哦。”

张扬很快就完工了。在猫王被剃光的脸上,学军拿起化妆笔,把五颜六色的颜料涂上去,最后又把他表妹的夜光眼影也画到猫王的脸上。我拿出一件小狗衣服,上面还挂着一只铃铛,大家小心翼翼地给猫王穿上。

“现在放他走吧。”学军说,他举起剪子,把猫王身上的烂网兜一一剪断,然后打开楼道的门。

猫王站起来,眼睛里闪着一丝光亮。他弓起身,摆动了一下尾巴,身上的铃铛随即发出轻脆的响声。没有朝大门走,而是调转身,向相反的方向跑去。

猫王很快跑到了楼顶的边缘。我们慢慢地走过去望着他。

猫王喘着气看看我们,又望望六层楼下的地面。然后,他迎着我们跑来。大家尖叫着退后几步,而他却突然回过身,飞快冲出了六层楼的围栏。

我们扑到围栏旁。天空中划过一道奇异的彩弧。我们望着猫王在空中下落的身影,脑子里一片空白。就这样,目击他最终飘落到地面上。

猫王落地时打了个滚儿,他站起来后,仰头望了我们一眼,然后匆匆地消失在楼群的一角。

依稀的铃声,在我们的耳边清脆地响着。

猫王很久没有出现了。

这天我在学军家做作业,门被“砰”地推开了,学军的表妹喘着气跑进来 :“表哥,快出来,我妈摔倒了。”

我们跑出门,把脸色惨白的阿姨搀进大门。

“怪物!我们见到了怪物。”表妹惊恐地喊,“一个画着人脸的怪物,穿着破衣服,脖子上还挂着铃铛,从我们眼前‘嗖’地跑过去了。真是太可怕了!”

“猫王!”我和学军异口同声地喊出来。

可学军的姨妈不相信猫王的故事,她坚持认为自己是遇到什么怪物了。流言像瘟疫一样,很快在这片小区传开了。

我们呆呆地伫立,若有所失。

从容摘自《文学少年·中学》

图:豆薇

上一篇回2017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猫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