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孝子』

@郑彦英   2017-05-04 23:08:40

年初,我们一行人受邀来到印度。在阿格拉到新德里的这一段火车之旅上,我们感受到了当地的人生百态。

我们刚刚将行李放好,上来了一个小伙子,抱着一个老太太,背上背着鼓鼓囊囊的一个大包,走到我们面前停下来。

小伙子把老太太放到铺位上,给她盖好毯子。枕头垫得可能高了一些,她叫嚷着指责小伙子。小伙子立即用一只手把她的头小心地托起来,另一只手把枕头压压。老太太不吭声了,嘴张了一下,说了句什么。

小伙子立即给老太太喂水,还是一只手托起她的头,另一只手喂,她喝了几口,合上了嘴。

小伙子把她的头往枕头上一放,她看了看小伙子,又看了看我们,显然是舒服了,没有再吭声。

小伙子终于歇下来,坐在我们一边。翻译在其他车厢,我们就只好比画着交流。

同行的朋友说:“所有语言,叫母亲都是妈妈,没错的。”说完指着老太太,又指指小伙子,问了声,“妈妈?”

小伙子应该是懂了,点点头,对我们笑笑。

那边的老太太翻了个身,咕哝了一句什么,小伙子立即过去了,为她掖了掖毯子角,然后坐在她身边,为她按摩肩膀。

很快到了晚饭时间,小伙子开始给她喂汤,一勺一勺,喂得很好,可是火车颠了一下,一勺汤就洒在老太太嘴唇上。老太太脾气大,立即瞪起眼来,嘴里也说着不好听的话。我心里想,这个老太太,手脚都不能动了,有这么孝顺的儿子,这么周到地侍候,还吆五喝六的不满意。

车开后不久,小伙子将她抱到厕所,侍候老太太上完厕所后,看着她睡着了,他才缩了缩身子,睡在她外侧。

第二天早晨到达新德里火车站时,小伙子已经把妈妈收拾得干干净净,把大包背在背上,火车一停,他又抱着妈妈,下了火车。

我们跟着翻译出站,人流很长。同行的朋友突然大声说:“那个老太太会走路!”另一个朋友惊奇地说:“手也会动,你看,还挽着人家胳膊呢!”

顺着他的指点看去,那个原来被小伙子抱着的老太太,竟然真的走在人流里,而且,紧紧依着她、让她挽着胳膊的,是另外一个小伙子。一路护送她的小伙子走在一边,还背着大大的行囊。

“这老太太偏心眼,那个儿子越是孝顺,她却越是对那个儿子苛刻。”

翻译听着我们说话,一直没吭声。招呼我们上车后,他才说:“一直侍候老太太的那个小伙子,是为老太太工作的,而那个接老太太的小伙子,才是她的儿子。印度的种姓等级延续了千百年。人们已经习惯了在自己的种姓等级里生活,对上一个等级的人恭敬服从,已经成了自觉的意识。”

显然,小伙子是低种姓,老太太是高种姓。

离开印度的时候,我们在机场安检口见到一个抱着老太太的中年人,脚步很快,表情谦恭,排在我们后面。我下意识地想让他到我前面,但看到排队的印度人没有一个想让的,也就罢了念头,同时在心里安慰自己:他不一定是个孝子!

余娟摘自《光明日报》

图:陈明贵

【小贴士】印度种姓制度将人分为四个等级,即婆罗门、刹帝利、吠舍和首陀罗。还有一种被排除在种姓外的人,即所谓贱民。种姓之间不得通婚,低种姓人士没有资格从事高种姓的职业。

上一篇回2017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印度『孝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