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不是

@岑桑   2017-05-04 23:08:31

疯来吃

小T是个彻头彻尾不以三餐为生的零食星人。这天早上,她趿着凉鞋去楼下小街要了一碗浇了厚厚辣椒油的凉粉。

忽然,坐在对面的陌生男生“啧啧”地发表了感叹:“哇,女生吃这么辣,不怕长痘啊?”小T看了看他,说:“你谁啊?”“陈木原。”“你认识我吗?”“小T对吧?这条街的食霸。”

凉粉大姐在一旁笑了,她说:“这姑娘,从小吃遍一条街的。”

小T的脸一瞬红了,她放下筷子,说:“哼,你就笑吧,以后我不照顾你生意了。”

下午上完补习课,小T没精打采地搭公交车回家,却没想到街口筹备了一个星期的“疯来吃”零食店,终于开业了。看见这霸气的名字,小T的激情瞬间被点燃了,一下公交车就杀了进去。

好吃的太多!钱包君太羞涩!小T只能小心翼翼地往购物篮里捡,两袋九制芒果干,两袋蜂蜜小番茄,三袋新加坡猪肉脯,一袋XO酱牛肉粒……

“喂,多来点,味道很好的。”是陈木原,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小T的身后,咳了咳说,“老板娘是我妈。”

零食店老板的儿子!小T突然停下手,无限羡慕地说:“不是吧,你每天是不是都会幸福得死过去啊。”

陈木原满头黑线。这一天,小T回到家的时候才发现,食品袋子里,竟多了一包N种零食大聚会的免费小礼包。

小T从里面掏出一袋摩卡巧克力豆,放在嘴里慢慢地抿,甜甜的,带一点淡淡的苦。

脸红什么

小T和同班的大帅哥穆宇在补习班见面了。小T满心欢喜,却摆一脸乌云:“一共二十节课,你十节课没来。你也太过分了吧!”

穆宇说:“谢谢你啊,替我签到。”他从包里拿出一张电影节的宣传单,说,“今年电影节的主题是希区柯克回顾展,咱们一起去吧,我请你。”

晚上,小T决定好好恶补一下“嘻嘻克克”究竟拍的都是什么,可小T刚刚看了开头就深度睡眠了。

第二天,小T又直奔“疯来吃”。只有陈木原一个人看店。他捡了一篮子新品请小T试吃。

他们就坐店门口的长椅上边吃边聊天。

陈木原的爸爸在十年前的一场车祸中,远赴天堂。他和妈妈摆过地摊,卖过奶茶,现在终于有了些积蓄,开了这家像模像样的小店。

陈木原说:“你呢?说说你吧。”“我啊……”小T想了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唉,为什么你总是让我羡慕啊。可以不用努力学习,可以天天泡在零食堆里,你把我所有的梦想都完成了!”

小T撕开一袋太妃糖,放一颗在嘴里,然后陶醉地闭起眼,学着温柔的广告腔说:“幸福,就是吃一块糖,什么也不干。”

只是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陈木原正目不转睛地望着自己。陈木原说:“有没有人说过你的声音很好听?”小T愣了一下,突然说:“发什么神经!你用眼睛听的吗?”

说完,她拿起零食袋子,连声bye都没说就走了,她一口气跑进小区的大门才停下来。门卫房的墙上挂着一面镜子,小T瞥了一眼自己说:“脸红什么。”

谢谢你

那几天,小T时刻关注着电影节开幕的消息,期待穆宇能够打来电话。可是一直没有。

小T跑去零食店的时候,陈木原正在理货。小T一边翻动着篮子里的零食,一边说:“哎,问你个事,你们男生是喜欢女生主动一点呢,还是矜持一点?”陈木原小有夸张地说:“你有喜欢的男生了?”“少胡说!”

他不紧不慢地回答:“男生当然喜欢矜持一点的了。”“为什么?”“还用问吗?上门没好货懂吗?”陈木原指了指小T手里的小篮子说,“比如猪肉脯,本来是很贵的东西,可是白送你吃,你就不觉得它值钱了。”

小T来了脾气,愤愤地说:“好啊你个陈木头!竟然绕着弯骂我是猪。”小T转身就走了。陈木原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喃喃地说:“傻瓜,把你比成贵的不好吗?”

穆宇终于打来电话,约小T第二天去看电影。在电影院,小T完全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睡着的,她睁开眼睛,全场都闹哄哄向外走去。穆宇看了看表,说:“我送你回家吧。”

那天,穆宇不但把小T送进小区,还主动送上了楼。小T的爸爸请他进屋喝茶。小T从没见过穆宇那么健谈,和父亲大人讲人生,谈梦想,展才艺,秀英文。

小T有一种感觉,自己就像某种媒介质,成功促成了两种本不相干的物质发生化学反应了。

小T决定以烧烤平定心情。她把最爱的肉串点了个遍,刚拿出手机准备玩游戏,一个人影凑过来,拿起她放在桌子上的钱包,飞快地跑走了。

小T愣了一下,才想起大喊:“抢劫啊,有人抢我钱包!”就在这时,陈木原突然从零食店里冲了出来,箭一样出现在小偷身侧,飞起一脚,把“大胆蟊贼”踹倒在地。那人摔了个狗啃屎之后,扔下钱包就跑了。陈木原的手臂被地上的碎石子划开一条长口,殷红鲜血,无限量供应。

那天,小T陪着陈木原去了社区医院。回来的时候,小T说:“今天谢谢你了。”陈木原耸了耸肩说:“已经说过了。”

“那……说点什么好呢?”“说说你想表白的那个男生吧。”“去死。”“不是吧,英年早逝了?”小T熟练地翻他白眼。

“要不……我和你说声谢谢吧。”陈木原忽然停下脚步,认认真真对小T说,“我一直想对你说呢,小T,谢谢你。”

再见不是再不见

现在,穆宇每周都要来找身为荷兰语教授的爸爸学习荷兰语。可小T却与他变得越来越陌生。

小T忽然很想去“疯来吃”挑点零食。然而当她站在店门前的时候,才发现,“疯来吃”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业了。街坊都说,因为之前老板的儿子得罪了偷东西的混混,惹得每天都有一群混混蹲在门前,再没有顾客敢上门买东西。

小T扒在紧闭的玻璃门前看了看,里面早已搬空了。只剩白墙上写着:“再见不是再不见。”

是陈木原写给自己的吧?小T紧紧地攥着拳,低声说:“一定是吧。”小T把墙上的字迹拍下来,存在手机里。她相信,这是陈木原写给自己的一句承诺。

陈木原已经到杭州工作了。在他的书桌抽屉里,放了两只相框,一只放着妈妈的相片,一只贴着张附带图片的新闻简报——那是十年前的车祸现场,大雨如注,陈木原的爸爸虚弱无助地躺在马路上,没有人敢上前帮忙,只有一个放学回家的小女孩,一直站在他身边撑着伞。

照片里的小女孩,就是小T。陈木原永远不会忘记,是小T用一把碎花小伞,为躺在暴雨中的爸爸,撑开 最后一段在人间的温暖时光。

陈木原相信,总有一天,他一定会在小T家门前,开一家叫“疯来吃”的零食店,然后在小小的凉粉摊上,等待一场蓄谋已久的不期而遇。

他还会帅帅地甩开额前的长发,说那句曾经琢磨过N个夜晚的开场白:“哇,女生吃这么辣,不怕长痘啊?”

摘自《留下的人不多,一个也别弄丢了》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图:小柯

【小贴士】岑桑,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城市情感专栏作家,少年儿童文学作家,多种媒体签约作家,著述颇丰。她著有职场爱情小说《钱宝珠嫁人记》、短篇惊悚小说《死亡来电》、长篇《逆光飞行的鲸》等。扫描二维码,收听本文音频。

上一篇回2017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再见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