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腌酸菜

@姜浅冰   2017-05-04 23:08:29

一日下班回家,我赫然发现隔壁的单身男在细心地清扫楼梯缓步台。随后他就一趟趟搬来了好多棵大白菜码在楼道里,好像放在自家阳台上那样随意自然。

他去年就是这么放的。去年,那些白菜的下场是一点点烂掉。单身男每天必做的事就是掰烂白菜叶玩。

现在,大白菜又整齐地码放着,我尽量控制自己幸灾乐祸的语气:“你去年放的白菜……”单身男坦然承认:“去年的白菜都烂了。”“那你今年……”“我要腌酸菜!”男人意气风发地说,“有空我就去买个大缸。”

一时间,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差点憋出内伤。

害怕着,害怕着,大缸终于来了。那天,我正在家休息,忽然听见楼道里有搬动重物的动静。我开门看,单身男在指挥两个工人把一个面目可憎的大缸挪到缓步台上。放稳之后,还

从大缸里面拿出几个小坛子!妈呀,还下了崽儿!单身男自豪地说:“一个坛子腌萝卜,一个腌咸鸡蛋,另一个腌咸蒜。”得!酸菜味算什么,五味杂陈才是最妙体验。

从此,我养成了一个习惯,一进楼道,就一层层开楼道窗户通风。大缸和坛坛罐罐中的气味已经开始一丝丝溜出来了,我常脑洞大开,想象里面蔬菜分子正在互相碰撞,发生着奇妙的化学反应。

那天回家,另一个邻居正在关窗户,我不理解:“关上多大味啊!”她瞟了我一眼,闪过一丝狡黠的光:“冷,关上多暖和啊!”随即,她小

声跟我说,“酸菜怕热!”懂了!那之后,我下楼通常是一口气憋住,狂奔下楼,肺活量好像都变大了些。

终于在一个早上,一楼道的浓郁烂酸菜味和其他的怪味,源源不断地从大缸和坛坛罐罐中涌现出来,顺利地激起了民愤,物业来人了!

可是单身男却始终不露面,物业打了一天电话才打通,单身男说他前一段忽然被公司派到外地工作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提到楼道的酸菜和咸菜,他大方地说:“楼道里的酸菜和咸菜,就是给大家腌的,大家就分着吃了吧。”

丁强摘自《北京晚报》

上一篇回2017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我要腌酸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