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回答一个问题,宋晓菲

@任任艾   2017-05-04 23:08:28

一二十年前,在工厂家属院楼下,陆江说:“宋晓菲,你能回答对我一个问题,这个就送给你。”陆江手扬着一个精致的音乐盒。

陆江的问题很接地气:“树上有六只鸟,有人朝树上扔了一块石头,树上还有几只鸟?”总结起来宋晓菲的回答大致是:“零只、五只、四只。”可陆江说:“我说过那人没有打中一只吗?万一打中一只没挂在树上呢?难道那人就没有可能一箭双雕也挂在树上吗?你能肯定另外四只没有胆小的被吓得掉下树来吗?”

宋晓菲看着陆江手里漂亮的音乐盒,闭着眼睛瞎蒙:“一只。”陆江得意地坏笑说:“那一只肯定是又傻又笨的。像你。”

气得宋晓菲当场就哭,哭得声高气壮,吓得陆江赶紧把手里的音乐盒给她:“算你答对了还不行吗?”

十八岁,陆江和宋晓菲考上了同一所大学,陆江的妈妈很失望,遗憾着陆江发挥失常,陆江的成绩谁看都是重点一本的料。只有宋晓菲心里暗自欢喜,十八岁的她已经能明白陆江在她面前的进退、没话找话。还有那近十年来的固有纯情。

大学的精彩纷呈让宋晓菲兴奋不已,她参加了四个社团,每天忙得像陀螺,但还乐此不疲。她前十年的世界里,精彩的就只有陆江的智商和让她不耍赖就脑袋疼的陆江的逻辑问题。暂时摆脱了陆江的阴影,她甚至觉得自己的个性和口才都在无限速成长。

陆江还是理工男里的精英,学校举办的辩论赛,他天衣无缝的逻辑思维,常让对手抓狂,但眉眼之中的英朗和自信却更能让女生们倾倒。因为是校内赛,应在场学生的要求,辩手接受现场随意提问。

其中一个女生问:“陆江同学请用你直面、客观、大众、发自内心、年轻正常健康的男性的眼光看我长得漂亮吗?不要说你对女生从不关注没研究,也不要幼稚地说不知道,更不要偏离话题顾左右而言他,不准放弃回答,不准用理论辩驳淡化问题,不准举例说明来反证,不准……”

陆江很干脆地说:“此刻作为一个辩手我的回答是YES!”谁都能看出端倪,这些个条件就像牧羊姑娘的皮鞭轻轻地抽打在陆江的身上,把他赶到YES的路口。

提问的女生是哲学系系花。掌声带着各自的主观性持续响起。陆江接着说:“如果这么抛弃一切私心杂念看的话,我觉得紧挨着你右边坐的女生看起来更YES。”

坐在系花右边的女生是宋晓菲。宋晓菲那天穿的T恤牛仔裤,头发胡乱扎,一脸草率。

这是表白吗?宋晓菲有点懵。

那天之后陆江找了宋晓菲三次,她都避而不见。第四次,陆江堵住了她,宋晓菲装平静,说:“怎么在这儿碰见你,吃饭了吗?”

陆江说:“不是来邀你一块儿吃吗?”

宋晓菲沉默着吃。陆江扛不住了:“宋晓菲,答对这个问题,一星期请

你看两次电影。”宋晓菲不说话,陆江说,“外加一星期陪你逛街一次。”

宋晓菲低着头,放下勺子说:“第一我不想回答问题。第二即使我回答能答对吗,正确答案不是你掌握着吗?第三吃饭逛街都要回答问题,浪费脑细胞,我拒绝浪费。第四我精力有限,需要学习,需要参加社团活动,需要谈恋爱……”

说到“谈恋爱”宋晓菲怯怯地看着陆江,但陆江却说了句:“越来越像我,聪明伶俐。”

宋晓菲不知哪来的气愤,吼着说:“第五这叫近墨者黑,所以我打算洗

心革面重新做人。”

“为什么?”陆江这次却听懂了。“想知道为什么,回家慢慢想去。”宋晓菲气恼。

但她心里更懊恼,她是不是矫情过头了?陆江可是情商低于智商的。

没想到这次陆江EQ正常,他一去不回头。她本想让他追问,她再像赶小山羊似的把他赶到那条叫“我喜欢你”的路上。没想到陆江竟然承受不了“被拒绝”。

毕业在即,作为老乡老同学老朋友,宋晓菲问陆江毕业作何选择。陆江还是老套路,说回答一个问题就告诉你。

宋晓菲恨恨地说:“我拒绝回答。我只是来告诉你,我要去杭州,我要定居在那里。”

宋晓菲没有去杭州,而是去了上海,职业白领的生活紧张得让她没有时间回想从前。她经手的案子一直准备得全面准确漏洞甚少,连对手公司都想挖她过去,说看她一个漂亮活泼的女孩竟有如此缜密的思维。每当这时她就轻笑一下,想起近墨者黑这句话,想起陆江。

毕业后第四年,她被派往广州分公司。就在分公司的大门口她奇迹般地碰见了陆江。陆江比之前高壮了些,看见她,笑得一口白牙,帅得一脸狗血。

宋晓菲忍不住惊呼:“你早就知道我在这家公司?”陆江说他的公司和这家公司有业务往来。宋晓菲情绪马上冷却,她在期望什么?刚刚心里扑棱棱飞出的小鸟瞬间无影踪。

陆江见到她明显很高兴,宋晓菲平静地问他:“公司办得怎么样,老板当得怎么样,住在哪儿,结婚了吗?”

“想要知道这些就回答我一个问题。”

“你的问题给我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心理阴影,不回答。”宋晓菲佯装生气,同时在心里安慰自己,这个男人,就当是她人生里的过眼云烟吧。

春天,宋晓菲在网上买票,她买到杭州,回过神她吓了一跳,怎么会想到杭州?陆江的公司好像在杭州。

杭州的同学见到了她,说:“你终于来了。”好像有谁在等待她似的。

同学向宋晓菲说起陆江:“陆江这么多年一直在杭州做着公司,有房有车有钱有颜值,没女朋友没结婚,事业不往别处发展,听说和你在上海工作的那家公司有合作关系。”

“什么意思?”

同学一脸恨铁不成钢:“你不是喜欢杭州并和他说过将来要定居这儿吗?你不是在上海那家公司工作吗?由此推理,陆江是否还在喜欢你,一直在等你?”

宋晓菲来不及悸动和反驳。听说她来,陆江第一时间赶来,看着她笑得意味深长。

在她从小就向往的西湖边上,宋晓菲生气:“为什么骗我,上次在广州,说不知我在哪里上班?”

陆江沉默一会儿说:“那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就告诉你。”

宋晓菲的火蹭地就上来了,心想我的命啊!

“陆江你小子的问题到底是什么?”她叉腰瞪眼说。

“宋晓菲,我从八岁就喜欢你,一直喜欢你到现在,你呢?”

宋晓菲惊得差点跳起来,但幸福感轰然而至。

“当年在学校的时候为什么不说,而且一去不回头?这么多年为什么一

直不说?” 宋晓菲咬着后牙槽问。

“那是因为你拒绝了我,受打击,生气……我早就后悔了,这不还是回头了吗?再说了你总不给我机会说。”陆江嗫嚅道。

“陆江!”她突然又想生气,声高八度,但想想还是不辩驳了吧。陆江这个家伙总让她生气,执拗不迂回,情商低于智商,能干长得帅,对爱情忠心还善于等待,而且终于明确向她表白。她还计较什么?

“怎么了?”“没怎么,我回答你的问题。”她突然哽咽,“陆江,我爱你。”

潘烨摘自《伴侣》

图:豆薇

上一篇回2017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请回答一个问题,宋晓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