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第三个

@浅步调   2017-05-04 23:08:25

段大普是小狗芮格格是交警队的违章收费员。她正襟危坐在交罚款的前台,桌子底下,永远是七零八落的零食袋。

自从装了交通摄像头,芮格格的工作更忙了。超速的、闯红灯的、逆行的、乱停乱放的,单子往家一寄,就得来交款,芮格格一时间身价倍增,气定神闲。

管着全市收缴罚款的任务,熟人层出不穷。比方说,这个罚款单上写着的叫段大普的男人,就非说是她的小学校友。芮格格翻了个白眼,蹦出一句:“就是我亲妈来了,也得按数交钱。”段大普讪讪地掏出钱包,临走时还是加了一句:“可是我真是你的小学同学啊。”

下班回到家,芮格格翻出小学毕业全年级合照。终于想起来了,好像是小学三年级,隔壁班一自称是段大普的矮个男生跑来借笤帚,做值日生的芮格格义不容辞小手一挥,一口气借出三把。当芮格格明白那三把笤帚已经石沉大海时,已经过了四天了。据多方面打听,几个男生玩打仗,不知撂哪儿了。芮格格词穷言尽,加之无证无据,只好从自己家偷拿了三把笤帚。芮格格后来在操场门口的电线杆上像模像样地写了一句:“段大普是小狗。”

一想起十四年前那三把笤帚,段大普再来交款时,芮格格理直气壮,一副公事公办的架势,章盖得砰砰响。段大普专挑该问的问,什么如何查询是否违章,停车有哪些注意事项,还软硬兼施地说:“意见簿在那儿挂着呢。”

芮格格往外递发票时,看到段大普的额头刚好抵着玻璃上新贴的宣传单。算一下,顶多1.73米的高度吧。芮格格纳闷儿,这个段大普,怎么一直没长个儿呢。

我想要个公主你给吗

段大普第四次来交罚款时,芮格格终于忍不住了:“段大普,你是不是红绿色盲啊?”

段大普一副特委屈的样子:“我怎么知道前轮压线也算?”

到底是小学同学,一脸沮丧的段大普请求她实地讲解时,芮格格心软了:一个小公务员,薪水都交罚款了,还怎么活?

那天下班后,芮格格坐上段大普的二手吉利,雄赳赳气昂昂绕着每条街道开过去。

一路上,该慢的该快的,该行的该停的,该从南到北的坚决不能从北到南的,哪里经常有交警出没的,哪个路口摄像头有点问题的,能说的不能说的,芮格格都说了。

段大普听说芮格格有驾照,就让出位子非要芮格格露一手。芮格格不好推托,只得硬着头皮上了路。

慢慢悠悠走了半个小时,从西峙路口往外拐时,一辆桑塔纳迎面而来,芮格格一慌神,手忙脚乱,身旁的段大普伸手将方向盘往左打,可还是没完全避开,两辆车蹭了。只见从桑塔纳里下来一个满脸胡子的男人,怒气冲冲。芮格格立马乱了手脚,低着头就往车里钻。

段大普此时倒显得从容不迫,示意她不要出来,随后走下车, 绕四周检查了一遍。那男人喊着司机下车,段大普直起腰说我就代表司机。隔着玻璃窗,芮格格看到段大普微微仰起的脸,憋得红彤彤的,可惜,头仰得再高,也是1.73米的高度,挡在男人前面,挡不住男人杀过来的视线。

两个人争起来。让芮格格惊讶的是,段大普对交通规章了如指掌。男人逆行拐弯,段大普提出叫交警,男人无语,上车骂骂咧咧地开走了。

车蹭了点漆皮,芮格格内疚地说:“段大普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吃喝

玩乐,只要我能办到。”

段大普乐了:“我想要个公主你给吗?”芮格格瞪大眼睛摇摇头,段大普又接了句,“那格格也行。”

芮格格此时恍然大悟, 她终于明白段大普的虎狼之心了。

段大普组织同学聚会,给芮格格也发了帖,芮格格有点好奇,一下班,花枝招展地往钱柜赶。到了那没一个认识的,一打听,差点没气晕,是高中同学聚会。更可恨的是,段大普还颇正式地给众人介绍:“这是我小学同学芮格格。”

男生女生“哄”地都笑了:“段大普,你丫少装了,是女朋友吧。”

芮格格的脸当下红到脖子根。她在心里筹划着怎样报复。

相亲少了司机还有啥意思

段大普来交罚款时,拍着胸脯说:“如果用车,尽管告诉我,连车带司

机一块儿借。”芮格格忙着开发票,摇摇头又点点头。她想起今晚要去相亲,一个外语学院毕业的小白领。

段大普很尽职,将人送到,停好车,一个人吹着口哨四处溜达。芮格格这边可没那么逍遥。小白领的英文法文意大利文,掺在不地道的普通话里,好比大米发了霉。

更让她难以接受的是,小白领有抖腿的习惯,振波顺着桌子腿一路蔓延,抖得芮格格浑身发麻。芮格格赶紧找个借口先走了。段大普追在后面问:“咋样咋样?”芮格格很傲慢地扔下一句:“看不上。”

段大普又给芮格格做了几次相亲司机,每次都是乘兴而去,败兴而归。芮格格坐在咖啡馆里,眼光渐渐瞟向了外面,她看到段大普耷拉着头站在路边抽烟,一根接一根,像个大烟囱似的。芮格格有点后悔,干吗老用这办法打击段大普?她芮格格不就是个小收费员嘛,仗着那点姿色就敢兴风作浪。

还没来得及道歉,段大普就人间蒸发了,人也变得遵规守纪,很长时间都没来交罚款。芮格格打电话借车,段大普托人将车送来了。芮格格有点难受,相亲若少了段大普这个司机,还有啥意思?

相亲时,芮格格始终心不在焉。那晚,她开着小吉利满大街跑。夜里十一点,亮着红灯的十字路口,芮格格一咬牙,踩住油门冲了过去。过去后,她回头望了眼那个黑乎乎的摄像头,有几分窃喜,拍吧,拍吧,用不了几天,你段大普就会来我这儿报到的。

而这一刻,芮格格眼睛有点湿,她开始体会到段大普以前违章时的心情,有那么点心疼,有那么点兴奋。还有那么一点点,偷偷摸摸的幸福。

欲何依摘自故事世界吧

图:豆薇

上一篇回2017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穿过第三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