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还是想做个好人

@抽风手戴老湿   2017-05-04 23:08:12

以前去法大的研院上课,因为路途遥远,专门找了司机师傅,类似于包车。师傅姓廖,驾驶座的左侧,摆着一张相片,是一个年轻女人和一个小女孩。

“来啦?”他冲我点头。“嗯!”我便低头钻进车里。这就是我们的日常对话。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久,我们俩像北京城内绝大多数擦肩而过的路人,来去匆匆,只有金钱的关系。

后来,我们有了一次对话。那天我和朋友在蓟门桥喝多了,晚上十一点,拦不到车,朋友家住得近,先走一步,留我一人茫然不知归路。无奈之下,我试着打了廖师傅的电话。

二十分钟后,廖师傅的车停在我的跟前。他搀着我,把我架到副驾驶座上,又把车窗打开。我强撑着睁开眼,窗外的夜风吹在脸上,凉凉的。

“四月份的时候,我拉了个人。”廖师傅突然开口说道,远远的车灯照在他的脸上,“那人出车祸了,躺在地上,肇事司机跑了。他老婆招手,让我拉。说实话,我不想拉。身上都是血,再加上我怕惹麻烦,你知道的……”廖师傅有些烦闷地吐出一口气。

“后来呢?”我问。

“到了医院,扯皮,说是我撞的……我赔了他三万。”廖师傅拿手指轻轻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你说这叫什么事儿?”他的声音很轻,可是我依然能听出来隐藏在语言之下的恼怒和愤恨。

车缓缓停下,红灯。廖师傅握着方向盘,低声说:“想杀人,当时我的感觉就是想杀人。看谁不顺眼,就撞死他!那一阵子老想着这个,天天心里跟烧了一团火似的。

“五月十七号,我还记得日子,往劲松派出所走的那条道,一个人骑摩托车逆行,直接冲着我来了。当时我就握着这方向盘,脚挨着油门。我真的想撞死他!真的!”红灯灭,绿灯行。出租车又缓缓开了起来。

“我给了自己一巴掌,特狠的那种,把自己嘴巴都抽出血了。”廖师傅眯着眼睛,指着放在驾驶座左边的照片说,“我想了一下她们,那脚油门,还是没踩下去。”

出租车靠路边停了下来,再往前路不好开,我得自己走过去。混在体内的酒精都随着汗流了出来,廖师傅说得平淡,我却听得惊心动魄。

他把车厢灯打开,埋着头给我找零钱。“你说这年头,做个好人怎么就这么难呢?”他问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我推开车门,缓缓往学校走。我的身后,廖师傅开着车慢慢地退去,像是要把自己隐藏在黑暗里。

但过了一分钟,我的耳边突然传来汽车喇叭声,我扭头一瞧,竟然是廖师傅开着出租车过来了。我停下,他的车也停下。

他摇下车窗,看着我,好几次,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张开却又闭住。他用鼻子吸着气,像要鼓足气儿似的,太阳穴的青筋突突地跳动着。

他浓浓的眉毛伸展着,像笔直向前的公路,细小的眼睛睁开来,如同闪烁的车灯。他狠狠捶了一下方向盘,大声说道:“可我还是想做个好人。”说完,廖师傅有些不好意思地冲我笑笑,关上车窗,掉头走了。

李金锋摘自《不想讨好全世界》江苏凤凰文艺出版

社图:小柯

【讨论区】廖师傅遭遇碰瓷陷阱,仍不改想做好人的初衷。扫描二维码,收听本文音频。欢迎读者将您的看法发至本期责编邮箱:836361585@qq.com。我们将择优选登,期待您的参与!

上一篇回2017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可我还是想做个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