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声不止

@薛涛   2017-05-04 23:08:09

我刚被分配到林区教书,老校长就进城住院去了。学校的电铃声音不够大,学生小铁匠他爸铁匠卢就给学校造了块形状古怪的铁锭当上课钟;大雪漫了林区,他给全校学生的鞋子打了铁掌防滑,又用铁钉把教室的门窗钉得结结实实的,北风再大,门窗也不吱嘎了;他还给全校学生每人打了一副冰刀。我带着孩子们把水塘上面的雪除掉,体育课改成滑冰了。

他还为我们免费打制了门把手、更换了火炉铲。有一天,小铁匠又拎来一只铁桶,说老校长的那只用了七年了,该换新的了。我千恩万谢一番,把女朋友寄来的香烟让小铁匠捎给他。第二天,却被他退回来了,有一盒是打开的。小铁匠告诉我,他爸尝了,嫌这烟不够辣。

老校长在城里一共住了四个月,就死了。肺癌,没法治了。

我决定去城里接老校长的骨灰。临出发,小铁匠塞给我一根细细的铁砧:“我爸给你做的指南针,林区大,它能帮你找回来。”

在城里,老校长的侄子一见到我眼泪就流出来了。他说,老校长年轻的时候去林区教书,女友跟他分手以后一直单身……跟老校长侄子定好时间,我就去女友工作的学校了。我告诉她,老校长等着我去接他呢,全校学生也等着我回去呢。女友没有强留我,把几条香烟给我带上。我还特意买了烟劲大的香烟,带给铁匠卢。

老校长的侄子开车送我回林区。中午,我们在一个小镇吃饭。这里距离学校大概只有二十里光景了。天上飘起了鹅毛大雪。下午,雪总算停了,通往林区深处的道路却被大雪封死了。老校长的侄子把车子存放在一家旅社,说什么也要亲自送他的伯父进林区。

我们徒步出发了。我们包裹得严严的,只露出两只眼睛。很快,眉毛上面也结霜了。

最初,道路的痕迹还可以辨清,后来,又飘起了雪。走着走着,那条弯弯曲曲的痕迹模糊不清了。回头一看,远处的脚印已经被大雪掩埋了。那道始终在前面闪现的山影也不见了。我赶紧喊住同伴。我俩一致断定:我们迷路了。

我找到一个背风的地方,再把棉大衣脱下来挡风。我牵起细线,把那枚铁砧吊起来。我们按照指针指引的方向继续前行,又穿过了两片林子。就这样,那道山影透过雪幕,又隐约出现了。我兴奋起来,放松多了,一路讲着铁匠卢的事情。

山影又隐去了。我翻遍了衣兜却找不到指南针。估计是刚才不小心弄丢了。

不敢再盲目行走了。我俩停下来,我取出香烟,一人一支,总算点着了,一吸,原来是送给铁匠卢的那种,非常辣。辣是辣,一股热量也被这辣味激发出来了。

我决定找块背风的地方宿营。我和同伴找到一处低矮的地方,开始挖雪,很快做成了个雪洞。一堆篝火在雪洞前烧起来了。

面包烤热了,我俩快要冻僵的脸又能笑了。一笑,脸部的肌肉和神经便苏醒了;耳朵一热,听觉也恢复了。恢复听觉后我听到的第一个声音是狼叫。

轮到我守篝火,同伴很快睡着了。风也骤然歇了,雪落也无声。这茫茫雪夜里除了枯木燃烧的“噼啪”声,再也没有别的声息了。连狼也打起瞌睡不再叫了。

似乎有一阵钟声在耳边回荡。“都来上都来上……”分明是我和孩子们的“上课钟”。我没了困意,爬出雪洞,站在雪地里。

那钟声是实在的,不是虚幻的错觉。

不会错,我听出了音阶,正是我们的“上课钟”。铁匠卢的手艺,林区里绝对再没有这样的铁钟了。

再细听,钟声来自那片林子的方向。莫非是在给我指路吗?对,在给我指路!我几步蹿到雪洞口,把同伴叫醒了。

“孩子们敲响钟声了!他们用钟声给我们指引方向!”我说着就背起行囊。同伴的困意也跑光了,背起伯父的盒子。我俩迅速穿过了前面那片林子。穿过这片林子,钟声的方向更明显了。我俩便坚定地朝这个方向走去。

有一阵,钟声歇了。钟声一歇,方向感又模糊了。我懊丧地望着远方。偏偏这个时候钟声又起了。反复几次,我明白了。他们是在休息,每休息一会就再敲响它,免得我失去方向。

一路钟声。钟声歇我们就歇,钟声起我们就赶路。我们与那边的孩子达成了默契。大约一个小时后,那座房子的黑影出现在坡顶的时候,大雪停了。我一口气爬上坡顶,站在操场上面。

小铁匠打着哈欠从教室里走出来,走向校门口的铁钟。他一站在铁

钟旁边,马上端正了。

“当(都)……当(来)……当(上)……”

他敲得很稳重,很准确。我等他敲完,慢慢穿过操场,走过去。

“小铁匠……”“老师……老师回来啦!他真回来啦!”小铁匠愣了一下,扯开嗓子朝教室里喊。

教室的门“吱呀”一声被蹬开了,小飞脚第一个跑出来。

“老师,我刚才睡着了!”小飞脚看着小铁匠,一脸的愤怒,“轮到我了,你怎么不喊醒我?”他们是按照值日表的顺序轮流敲钟的。

全校十二个孩子都在。多出的一个黑影,是个大人,默默站在孩子们后面。他朝我“嘿嘿”一笑,从老校长侄子手里接过那个盒子,自言自语道:“老校长先住我的铁匠铺……我给火炉填炭去。”

我不知说些什么才好,赶紧从包里翻那几条最辣的香烟。还没来得及拿出香烟,他已经一步一滑地下了山坡。转眼间,被高高的雪丘遮挡了。

雪丘上方,漫天星光。银河隐现,静静流淌。坡底,铁匠铺泄出星星点点的火光,汇入了头顶的星河。

天问摘自《文学少年·中学》

图:恒兰

上一篇回2017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钟声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