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驹悲歌

@艺非凡   2017-05-04 23:08:06

功勋演员

《西游记》第十一集,唐僧被变成猛虎。白龙马为搭救唐僧,化身侍女,刺杀黄袍怪。未果,他回转马身,与猪八戒搭话,让其前去救援。猪八戒借口打不过,又要“回高老庄”。这时,只见白龙马一低头、一抬头,咬住八戒衣服,将他拽了回来,并让他去花果山,找回孙悟空搭救。

这段短短两分钟的戏,一人一马配合得天衣无缝。

导演杨洁高兴得哈哈大笑,她已经做好准备要拍一晚上的镜头,竟然很快就顺利完成,马像能听懂人话似的。“它简直就是功勋演员嘛!”

选角风波

《西游记》中白龙马的选角,曾让整个剧组伤透了脑筋。

原本想着专门养一匹马太过麻烦,剧组最初实行的,是每次拍摄都在当地重新找马。可几集拍摄下来发现,这实在不是明智的选择。

拍《三打白骨精》的时候,借来的白马太瘦,“唐僧”一骑上去,就会把它压卧在地。最后只好整集都没有骑一下,而且为了不让人马比例失调,还得尽量避开拍摄全景。

还有一次借不到白马,剧务把一匹棕色马染成白色。但是这匹马不好控制,自己冲下了水田,很快就原形毕露。

有了这些教训,在杨洁的坚持下,剧组买来了一匹专 属“ 白 龙马”,就是开头说的,与八戒完美配戏的那匹。这匹马原是军马,为了《西游记》的拍摄,被除去军籍,八百块钱带到剧组。它性情温顺,极通人性,来的时候只有四岁,跟着剧组一路跋山涉水,一待就是五年。

八十一难

由于条件艰辛,1982年版《西游记》在拍摄过程中,困难重重,演员们吃苦受累,白龙马也遇过几次险情!

杨洁在后来的自述《我的九九八十一难》中,提到过惊心动魄的三次。

第一次在苏州,剧组转换场地,白马上卡车前一脚踏空,身体卡在了水沟里,任怎样挣扎都无法站起来。杨洁上前关切地问它疼不疼,白马看着她,眼睛里滚动着泪珠!

再一回是在九寨沟,拍摄《西游记》片尾师徒四人牵着马,在瀑布上行走的场景。白马在上山坡的过程中,滑倒在乱石沟里。水沟旁边的地方很狭窄,急流的水冲击着它,所有人都束手无策。最后幸好在一位藏族专业养马人的帮助下,才顺利将白马拉了上来。

而最令人后怕的第三次险情,竟然就发生在一个月后。

这次是在灌县(今都江堰市)的二王庙,拍蜈蚣精的戏。二王庙倚山而建,庙后门的台阶旁边,是一溜排水的水沟,水沟旁是水泥的斜坡。

剧组人员沿着台阶向下入庙,白马驮着“行李”走在中间,突然“行李”撞到了路边的一棵歪脖树上,白马腾空掉进水沟。

排水沟里面很湿,又长满青苔,所以很滑,再加上坡度很陡!白马在沟里站不住,一直往下滑!水沟的尽头就是悬崖,如果拉不住白马,它一定会掉下去。

在场的所有人都奋不顾身:有人跳进水沟里,用自己的身体顶在马前面;有人跪下来,拼命地抱住马腿;有人揪住马尾巴、拖住马鞍……但这些阻力并没有起多大作用,所有人跟着白马一起往下滑。已经到了水沟边缘,眼看就要马毁人亡!幸好此时的坡度稍微缓和了一些,所有人继续努力,在最后一刻,这番生死拼搏终于停止!

魂归何处

《西游记》拍完后,白马被当作道具,和服装、布景等一起,送到中央电视台无锡拍摄基地,成了供游人参观、拍照的工具。

1995年杨洁去无锡拍戏,她专门带着徐少华和几个“西游”的工作人员去基地看白马。基地人员说,白马受到退休干部的待遇,住单间、开小灶。但等杨洁他们见到白马,才发现所谓的单间不过是一间阴暗、狭小、马粪气味扑鼻的洞窟。而独自无精打采嚼着稻草的白马,皮毛脏得成了灰的,身形瘦小干枯,再也没有当年的精气神,任杨洁他们怎么喊,它都毫无反应。离开的时候,杨洁不甘心,又回头看了一眼,白马对她叹了口气,它终究认出了老友!

杨洁向基地领导说明情况,请他们好好照顾这匹《西游记》的功臣。

领导们满口答应,却也撂出一句:“马活不了多久,它也该差不多了。”

第二年,杨洁再次来探望白马,这次它的处境更让人哀伤。它已矮小瘦弱得不成样子,与高大健壮的马儿们关在一起,连一口吃食也抢不到。杨洁气愤地找管理员理论,才勉强让那人将白马牵了出来,到另一间马棚里去。

又过了一年,白马死了,就葬在基地里,但是没有人知道它下葬的具体位置。

这匹白马,原本可以在草原上,自由自在驰骋天地,却被选为“白龙马”,与人群相处数年,真真正正地,把青春贡献给了《西游记》。但“白龙马”的光环,带给它的不是优待,而是沦为贪婪人类的赚钱工具,无所不用其极。

当它年老无用的时候,那些照料它的人,却并没有因为它一生的贡献,而对它多一份照看。也许在他们眼里,这就是只畜牲而已。遗忘,大概是现代人,最擅长的事。

山高摘自微信公众号艺非凡

扫描二维码,收听本文音频。

上一篇回2017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龙驹悲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