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

@另维   2017-05-04 23:08:03

有一天,我开车经过星巴克买杯咖啡,轮到我时,店员说:“女士,您点的咖啡,前面那辆车已经付钱了,他祝您拥有愉快的一天。”

店员敲键盘的手指间夹有一支铅笔,小本子摊在吧台上面,画的是一个又一个四竖一横——美国人的“正”字计数法。

“已经连续很多人为后面的顾客付账了吗?”我问。

“是的,您是第四十二个。”

我掏手机拍摄计数卡,店员笑成一张广告牌,大约是在暗喜又一个傻子信以为真,备受感动,要配合完成营销活动了。

顾客听说前面的人已经埋了单,过意不去,便为后面的人埋单,就这样开始埋单接龙,把感受到的善意传递下去。没错,这就是星巴克的营销故事。

把随机送咖啡说成为后面的人埋单,只要有一名顾客写微博配照片,官方微博和收费大号就能把它转发到热搜榜上去。一杯星巴克,一次善意传递,一股鸡汤味的正能量,特别符合群众需求。

可惜碰上的是我。前面的车和我并排因为红灯停下,他摇下车窗,大声问我:“白巧克力摩卡好喝吗?”

我惊:“我这咖啡真是你买的?”

“我这杯也是前面车买的,咖啡果真是免费的好喝,我感到很幸运,还有感动。”

“我也是,谢谢你。”我有点尴尬,握咖啡的手抖了一下。

交通灯还是红彤彤的,我一脚油门,右拐进麦当劳的汽车餐厅,带回一份汉堡薯条冰可乐套餐。我需要立刻把它们送到他手上,拯救自己。

可是马路畅通无阻,方才的车都已不见影踪。

浪费可耻,我只好自己啃汉堡。两口鸡肉汉堡下肚,竟让我分外想念祖国,太难吃了。

我郁闷地看一眼马路边举牌乞讨的黑人,汗液沿乞丐漆黑褶皱的额头流到脸颊。他是威严的,连举牌的措辞都是“老兵,需要零钱,上帝保佑好人”。

目光相撞,他把硕大的身体倾斜向我:“小女孩,你还有吃的吗?”

“只有这个,我已经咬好多口了,如果你不嫌弃的话。”

这年圣诞,我去加油站超市买鸡蛋,把车停在了专为残疾人预留的停车位上。出门看到罚单,哭了,同学曾因此被罚款四百美元。

再一看,十分诧异,纸上还有纸,包着钱,一共二十美元,参差褶皱但都被推平了角,按面额大小排列。

我打开纸:“圣诞节收罚单是一件糟心的事情,希望这二十美元让你感到上帝还爱你。圣诞快乐。P.S.麦当劳很好吃,谢谢你。”

老兵的样子被我从记忆里翻出来。汗流浃背,摇摇欲坠,站姿却依然威风凛凛。

我忽然想起,有一次也是在这里,我加完油回到车中,副驾驶上已经坐了一个陌生白人,笑容坏坏的,问我能不能送他回家借卡车拖车,他的车坏在这儿了。

我刚启动引擎,有人敲车窗,是体格硕大的黑人,只听见白人骂了一句,下车和他一并走了。当晚同学乘车,从副驾驶摸出一把斧头,我才知道自己险些遇到多可怕的事,一连几周睡不着。

现在想想,凶神恶煞的敲窗人,还真有些像举牌老兵。

这二十美元至今在我钱包里,没有给过任何人,无论是主动为下一位顾客付咖啡钱,还是给街头抱儿子乞讨的中年人买盒饭。

我开始做一些小事。

生活没有浪漫,也没有人把我写成“最美女孩”挂在微博上夸耀。当我看到路人微笑,再也不会本能地转身看他在看谁,而是本能地接受他的微笑,回以微笑。

就好像,这世界一下子变好了。

步步清风摘自《我们都是和自己赛跑的人》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图:豆薇

上一篇回2017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谢谢你